卵巢癌患者要把好药往前用,才能真正延长生存期!

有患者经过思考,问了这样一个问题:初治时将最好的药都用了,万一复发再用啥?


 

这句话乍一看很有道理,但是实际上,这种想法仅仅是想当然而已,在实际治疗中,将好药“留着”以后用这样的做法,对治疗并没有帮助,而且还可能会出现以下问题:

 

1

生存时长问题


好药用在初治,和好药用在二线治疗,来的最大不同就是患者的生存期时长。
 
举个例子。你知道奥拉帕");">利用在一线维持治疗,可以给卵巢癌患者增加多长的无进展生存期吗?
 
奥拉帕利的SOLO-1试验显示,在一线维持治疗中,该药可以将BRCA突变卵巢癌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从13.8个月延长至56个月,相差42.2个月。
 
那你又知道,奥拉帕利用在铂敏感复发的患者身上,可以给卵巢癌患者增加多长的无进展生存期吗?
 
奥拉帕利的SOLO-2试验显示,在铂敏感患者的维持治疗中,该药可以将BRCA突变卵巢癌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从5.5个月延长至19.1个月,相差13.6个月。

图片来源:摄图网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计算题,42.2和13.6哪个数字大?奥拉帕利用在一线BRCA突变患者身上和用在铂敏感BRCA突变患者身上哪个获益大?
 
答案很清晰。
 
其他药也是一样的。其实,某个药物用在治疗的哪一个步骤,对无进展生存期有没有帮助,对总生存期有没有影响,都是曾经在临床试验中印证过的。某个药物会出现在一线的标准治疗中,那么它对卵巢癌患者的帮助,肯定比它用于二线的标准治疗好。
 

2

有效率问题

 
目前,卵巢癌最好的药物,无非铂类、紫杉醇和几种PARP抑制剂,其中,一线治疗方案卡铂");">/顺铂 紫杉醇的有效率基本高于其他治疗方案。
 
比如某个临床研究中显示,卵巢癌初治患者使用顺铂 紫杉醇的有效率为73%,而使用顺铂 环磷酰胺有效率仅为60%,且前者的总生存期比后者延长了14个月(38月 vs 24月),而卡铂 紫杉醇和顺铂 紫杉醇方案疗效相似。
 
假设患者初治不用卡铂/顺铂 紫杉醇,而用顺铂 环磷酰胺,那么就会多出13%的患者用药无效。
 
而用药无效的患者,就需要变换治疗方案,哪怕假设其变换方案后一定有效,也依旧会导致:治疗总疗程变多,对患者身体的伤害加大,化疗累积毒性出现的可能性变大,耐药可能性加大等后果。

图片来源:摄图网

3

复发率问题


") 0px 100% / auto 2px repeat-x transparent; max-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overflow-wrap: break-word !important;">卵巢癌的复发高峰期,在治疗完成后的两年内,然后随着时间的延长,复发的概率会逐渐降低,如果五年未复发,就是临床治愈。
 
所以初治后的无进展生存期越长,患者离复发就越远,而现有的卵巢癌初治方案:卡铂 紫杉醇 PARP抑制剂");">维持治疗,就是目前初治后无进展生存期最长的治疗方案,也是最有可能杜绝复发的方案。
 
如果卵巢癌患者在初治就能杜绝复发,那就没必要把好药“省”下来。
 
而且哪怕用了现有的标准治疗方案后还是复发了,NCCN指南中也有指定的复发药物可用。
 

4

耐药问题


一个金苹果和一个银苹果放在你面前,两个苹果都会氧化,你会先吃金苹果还是银苹果?
 
两种的治疗方案放在你面前,都有可能会导致多药耐药");">,你会先用疗效好的方案,还是疗效不好的方案?
 
多药耐药是指当一种药物作用于肿瘤细胞并使之产生耐受性后,该肿瘤对未接触过的、结构无关的、机制不同的肿瘤药物也具有耐受性。
 
容易使肿瘤细胞产生多药耐药的药物包括蒽环类、紫杉烷类");">、长春花碱类,均为卵巢癌治疗中的常用药物,另外铂类药物也可以诱导卵巢上皮癌多药耐药蛋白P-糖蛋白的表达。
 
这些药物引起的耐受性是逐渐出现的,并且只要化疗就会出现,导致患者后续用其他方案时,都会展现出一定程度的耐药。

图片来源:摄图网

这个“耐药”并不是说其他方案你就完全不能用了,它也能用,但是有效率和疗效维持时间会有一定程度的降低(这也是很多卵巢癌患者复发会越来越频繁的原因之一),就像苹果的氧化,它氧化了一点后也能吃,但是营养就流失了。
 
患者选择先用“银苹果”,“金苹果”的有效率就会降低,患者选择先用“金苹果”,“银苹果”的有效率也会降低。
 
那么,你会选择先吃金苹果,再吃氧化了的银苹果,还是先吃银苹果,再吃氧化后的金苹果?
 
如果是我,我会先吃金苹果。
 
所以卵巢癌患者在初治时,好药该用就用,把药“省下来”以后用这种行为,没必要,也不建议。

那复发后怎么办呢?

复发性卵巢癌有规范的治疗方式。铂敏感的复发患者依然可以用以铂类药物为基础的化疗方案进行治疗,疗效依然可观。铂耐药的患者可以使用非铂类丹药进行治疗。

而且随着医学的发展,很多新药在卵巢癌中也很有前景,比如靶向叶酸受体α的抗体药物偶联物(ADC)药物(),以及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CAR-T)药物等等,还有很多正在临床试验中的药物(因此如果有合适的临床试验,铂耐药的卵巢癌姐妹可以仔细考虑是否参与)。

卵巢癌已经越来越接近“慢性病”了,规范治疗也可以带来较长的生存期,我们卵巢癌姐妹们记得一起加油,努力回归美好生活!

相关阅读

更多

参与评论

图片验证码

评论列表

按投票顺序
奥拉一线维持,pfs延长40多个月,但是总生存期延长远远少于40个月,也就是说,同样是复发后,吃奥拉维持后治疗难度加大了
举报
2024-02-01 16:31:28
有用(1)
回复(0)
谢谢分享
举报
2024-02-01 14:22:05
有用(0)
回复(0)
为了未来放弃当下就是本末倒置
举报
2024-02-01 11:14:03
有用(0)
回复(0)
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分期高的在术后化疗结束服用靶药可以延缓复发周期。
举报
2024-02-21 11:16:52
有用(0)
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