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疫+抗血管靶向药物”王炸组合来袭!开启肿瘤治疗新时代!

胃癌康复君2022-04-26来自:胃癌

随着PD-1/PD-L1药物的陆续上市,癌症治疗逐渐迈入了“免疫时代”,许多患者的生存时间大大延长。随着探索的深入,科学家发现联合治疗方案与免疫单药相比,有效率会大幅提高。


其中,「免疫+抗血管靶向药物」这一“王炸组合”方案在许多癌种的相关临床研究中都显示出了无限的潜力,如安罗替尼+信迪利单抗一线治疗晚期 NSCLC 的 客观缓解率达到72.7%[1],瑞戈非尼+纳武利尤单抗治疗转移性结直肠癌亦取得了33.3%的客观缓解率[2]



「免疫+抗血管靶向药物」

为何如此“王炸”?



图片


癌症的发生,其实是机体免疫和肿瘤细胞的博弈中,肿瘤细胞胜出了。


免疫细胞是在人体中巡逻的“警察”,可以及时识别并清除体内突变的细胞,防止肿瘤的发生。但狡猾的肿瘤细胞竟然发现了免疫细胞上存在着漏洞——PD-1分子,一旦与免疫细胞“狭路相逢”,肿瘤细胞上的配体就会与免疫细胞上的PD-1分子相结合,让免疫细胞瞬间失去行动能力,对肿瘤细胞束手无策。


若能够抑制PD-1分子与肿瘤细胞上配体的结合,免疫细胞就不会“失灵”,可以持续元气满满地消灭肿瘤细胞。临床上,阻断PD-1/PD-L1通路的抗体药物可以治疗肿瘤,就是用了这一原理。


但单一的免疫治疗还不够完美,有效率仅为20%左右,经过不断的探索,科学家们发现抗血管生成联合免疫治疗是一个更有效的手段。


肿瘤想要快速生长,大量的氧气和养分是必不可少的。这两者都主要靠血液循环来提供,因此在肿瘤的生长过程中,会形成大量的新生血管,来为肿瘤细胞的生长、转移提供畅通无阻的道路。


科学家们发现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蛋白家族中的各个成员是堵上这条通路的关键,它们可以通过结合不同的受体介导血管生成。


基于这一发现,抗血管生成药物应运而生,其通过对VEGF或VEGFR蛋白的抑制,干扰肿瘤血管的生成,一旦没有了VEGF或VEGFR的协助,现有的肿瘤血管就会逐渐退化,新的肿瘤血管也无法生成,得不到养分支持的肿瘤细胞就被“活活饿死了”。


简而言之,免疫药物能激活人体的免疫机能,抗血管生成药能遏制肿瘤赖以生长的血液供应, 两者的组合拳带来了“1 1>2”的效果,为肿瘤患者开辟出新的道路。




「替雷利珠单抗 呋喹替尼」

即将擦出新的火花



  

正如“不是所有的牛奶都叫特仑苏”,作为新兴的PD-1抑制剂,替雷利珠单抗适应症广泛,是目前肿瘤患者使用最多的免疫药物之一,其独特之处在于对Fc段进行了改造,进一步增强了抗肿瘤的疗效。同时,替雷利珠单抗的Fab段具有独特的结合位点,可以持久地阻断PD-1与PD-L1的结合。此外,替雷利珠单抗的终末半衰期约为26天,达到了同类药物的最高范围[3]


而作为抗血管靶向药中的佼佼者,一项大型三期临床研究表明,呋喹替尼能明显延长晚期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的总生存期,且无进展生存期、疾病控制率和客观缓解率等也有显著差异,安全性良好[4]


那么,替雷利珠单抗与呋喹替尼强强联手,将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呢?


目前有一项替雷利珠单抗 呋喹替尼的新药试验正在招募中,若胃癌患友们符合以下纳入标准,且有意向参加,可以扫描二维码添加觅健关爱助理的微信进行咨询,以评估是否符合招募条件!


部分纳入标准




1.年满18 岁,性别不限;

2.至少有 1 个RECIST 1.1 版定义的可测量病灶;

3.可提供肿瘤组织;

4.美国东部肿瘤协作组(ECOG)体能状态评分 ≤1;

5.经组织学或细胞学证实的晚期或转移性、不可切除的胃或食管胃结合部腺癌,结肠或直肠腺癌,以及非小细胞肺癌;

6.既往未接受过靶向 CTLA-4、PD-1、PD-L1、程序性细胞死亡配体-2(PD-L2)或任何其他特异性靶向T细胞共刺激或检查点通路的抗体或药物治疗;

7.既往未接受过VEGFR TKI 或抗VEGFR 抗体(例如Ramucirumab)治疗。

如果您想了解更多信息,欢迎联系我们报名,助您用上最新药物。

 


注:我们承诺对所有咨询者的个人信息完全保密,大家可以放心报名哦~


责任编辑:胃癌康复君

封面图片来源:稿定设计 

参考来源:

[1]Chu,Tianqing et al. Phase 1b Study of Sintilimab Plus Anlotinib as First-line Therapy in Patients With Advanced NSCLC.Journal of Thoracic Oncology. doi:10.1016/j.jtho.2020 .11.026

[2]Fukuoka, S., Hara, H., Takahashi, N., et al. (2020) Regorafenib plus Nivolumab in Patients with Advanced Gastric or Colorectal Cancer: An Open-Label, Dose-Escalation, and Dose-Expansion Phase Ib Trial (REGONIVO, EPOC1603). 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 38, 2053-2061.

[3]YingcaiFeng,et al.AACR.2019;Volume 79,Issue 13 Supplement,pp.2383.

[4]Jin Li, Shukui Qin, Rui-Hua Xu, et al. Effect of Fruquintinib vs Placebo on Overall Survival in Patients With Previously Treated Metastatic Colorectal Cancer. The FRESCO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 JAMA. 2018,26 Jun;319(24):1-11.doi:10.1001/jama.2018.78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