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药异军突起到点燃“痊愈”之光,SLE治疗持续向好!

2022-01-22来自:系统性红斑狼疮
白驹过隙、日月如梭,2021年已经过去,新的一年已然到来,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们收获了太多令人振奋的治疗讯息,在期待2022年系统性红斑狼疮(SLE)的治疗得到更快更好发展的同时,互助君在这里为各位蝶友做一下2021的年度总结。


(注:以下内容根据蝶友谈及度较高的话题进行盘点,并非全部进展,如有其他想要了解的内容或补充建议,欢迎在评论区给我们留言或者私信圈主,我们将在后期为大家分享!)





药物篇


B细胞靶向生物制剂



B淋巴细胞刺激因子(BLyS)和增殖诱导配体(APRIL)是肿瘤坏死因子超家族成员,能够与表达在B淋巴细胞上的I型跨膜蛋白受体结合,在促进B细胞的存活、增殖及分化为浆细胞的过程中起关键作用,而这一过程正好是导致SLE发病的关键环节之一,因此破坏这一过程发生发展的贝利尤单抗与泰它西普便从生物制剂中脱颖而出[1-2]



异军突起:贝利尤单抗



175-.jpg



贝利尤单抗是一种人源化抗BLyS的单克隆抗体,能够选择性地与BLyS进行高亲和力的结合,阻止其与B淋巴细胞上的I型跨膜蛋白受体结合,从而抑制B细胞的高度活化、减少自身抗体形成,起到降低SLE患者的疾病活动性、延缓多种重要器官的恶化速度的重要作用。


在国内探索治疗SLE药物的过程中,贝利尤单抗的发展可谓是一路高歌猛进,自2019年7月贝利尤单抗在中国内地获批成人SLE适应证上市后,2020年12月又被获批cSLE(≥5岁)适应证,并于2021年12月3日被纳入《国家医保目录》。自此,贝利尤单抗便成为了中国有且仅有的覆盖儿童与成人系统性红斑狼疮治疗,并可医保报销的生物制剂[3]详情请点击终于等到!贝利尤单抗儿童系统性红斑狼疮适应症被纳入医保!



国货之光:泰它西普



176.jpg


图片来源:Microsoft Bing



泰它西普是我国自主研发的一种注射用重组人BLyS受体-抗体融合蛋白,能够竞争性抑制BLyS和APRIL的活性,从而抑制异常B细胞的分化和存活,阻断自身抗体的产生,降低机体的自身免疫反应作用,能够显著改善SLE患者的器官受累情况,有效降低复发风险详情请点击“狼”来了,竟是因为免疫系统的这个细胞在“作妖”?


并且,该药已于2021年3月在我国获批应用于活动性SLE的治疗,并进入国家医保目录,成为全球首个双靶点治疗狼疮的生物制剂!



细胞因子靶向生物制剂



177.png


图片来源:Microsoft Bing


I型干扰素受体拮抗剂

Saphnelo(anifrolumab-fnia)是一种全人源单克隆抗体,可以与I型干扰素受体亚单位结合进而阻断所有与I型干扰素相关的活动。I型干扰素是与红斑狼疮炎症反应有关的细胞因子,其信号转导的增加与SLE疾病活动和严重程度增加密切相关。而令人惊喜的是,阿斯利康开发的Saphnelo因其在临床试验中表现出了良好的疗效与安全性,已于2021年8月2日得到FDA的批准来治疗接受过标准治疗的中度至重度SLE成人患者。详情请点击激动人心!又一新药获FDA批准治疗系统性红斑狼疮!
目前Saphnelo正在进行临床试验的招募活动,有意愿的蝶友们可以扫描以下二维码,添加工作人员来咨询哦~

图片
001.jpg
入选条件:
1、18-70岁
2、体重≥40kg
3、≥6个月确诊为儿童或成人SLE
4、正在接受下列至少一种标准治疗方案:
(a)口服泼尼松(或等效药物)单药治疗
(b)免疫抑制剂(单独或联合OCS):允许使用的药物包括:抗疟药、硫唑嘌呤、吗替麦考酚酯/麦考酚酸、甲氨蝶呤、咪唑立宾
(c)口服泼尼松(或等效药物) 免疫抑制剂
5、以下至少一种阳性:【ANA】【抗双链DNA】【抗Smith抗体】
6、疾病活动度SLENAI-2K≥6
(更多入选详情请咨询工作人员)
白细胞介素-2



白细胞介素-2(IL-2)是一种具有多种生物活性的细胞因子,经研究发现,SLE患者体内的IL-2水平较正常人明显降低,且IL-2水平和SLE活动性呈负相关,而SLE患者血清IL-2抗体水平升高与疾病严重程度相关,因此,据《低剂量白细胞介素-2治疗系统性红斑狼疮的推荐意见》中所言,低剂量IL-2可以用来治疗活动性SLE患者,对于皮肤和关节症状、狼疮性肾炎的患者来说治疗效果尤为明显[4]


178.jpg

图片来源:摄图网


此外,在科研工作者的攻坚克难下,更多新药投入到治疗治疗SLE的临床试验中,比如Iberdomide作为一种高亲和力配体,在目前临床研究中得到了很好的数据,希望未来能对SLE的临床治疗作出有利贡献。



指南篇


2021年《中国儿童系统性红斑狼疮诊断与治疗指南》权威发布儿童系统性红斑狼疮(cSLE)相对于成年SLE患者来说,其发生器官损伤(尤其是肾脏)的概率要更高,病程的迁延程度及预后也相对更差,因此也必须予以特别对待。而今针对儿童患者的诊断与治疗指南终于推出,与成年SLE患者的诊断与治疗明确区分开来,势必会对未来cSLE的诊断、用药与管理做出新的贡献[8-9]详情请点击指南建议 |狼疮患儿治疗与预防的5个高频问题!



糖皮质激素


疾病活动程度
cSLE用药
轻度
羟氯喹或非甾体抗炎药等效果不佳时建议短期使用小剂量激素(<0.5mg/(kg·d)泼尼松或等效剂量的其他激素)。
中度
同成人,但当激素控制不佳或难以减量时,建议联用免疫抑制剂或生物制剂。
重度
同成人,但最大剂量≤60mg/d。



免疫抑制剂


患儿类型
cSLE用药
疾病轻度活动
不考虑使用免疫抑制剂。
疾病中重度活动
当激素控制不佳,或无法将激素剂量调整至相对安全剂量以下时,建议联用免疫抑制剂。
SLE危象
建议激素冲击联用环磷酰胺治疗。



生物制剂

中重度或难治性cSLE患儿可考虑在激素和(或)免疫抑制剂的基础上联合生物制剂进行治疗。


179.jpg



图片来源:摄图网


除了以上药物及指南的进展之外,在2021年一则重磅消息也引起了广泛蝶友的瞩目。



8月5日,《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刊登了一篇主题为CAR-T细胞免疫疗法治疗难治性SLE的论文[6]。文章中一名20岁重度难治性SLE女性患者在接受CAR-T细胞免疫疗法治疗后,原有病情得到快速缓解,不仅如此,从研究报告中还可看出这位年轻的女性患者在进行CAR-T细胞免疫疗法治疗后的49天内,均未发生与此种治疗方式相关的不良事件,这个消息着实令人振奋[5-7]详情请点击炸了!CAR-T疗法有望“治愈”系统性红斑狼疮!
个别案例的成果虽不能完全说明SLE已经能够治愈,但也给了科研人员新的研究思路,或许在不远的未来,我们就能够真正的治愈SLE,让我们一起期待吧!
写在最后


社会在进步,医学在发展,在与SLE斗争的慢慢长路上,前有科研工作者们夜以继日地为寻找治疗SLE的新药、新方法而殚精竭虑,后有国家为SLE新药入医保而屡屡上演“灵魂砍价”,患者们其实并不孤独,如今SLE的治疗之路持续向好,SLE患者更应充满信心,与疾病斗争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