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ASCO | 转移性结直肠癌治疗方案的最新进展

觅健十三叔2021-06-17来自:肠癌

2021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于6月4日-8日期间在线召开,作为肿瘤治疗领域影响最大的会议之一,ASCO向各界展示了各种前沿研究进展。今天小编就带大家看看几则关于转移性结直肠癌治疗方案的相关资讯。




FOLFOXIRI联合西妥昔单抗与FOLFOXIRI联合贝伐单抗作为一线用药治疗RAS基因野生型转移性结直肠癌(mCRC)的比较。


背景:FOLFOXIRI联合贝伐单抗(bev)或帕尼单抗的三联疗法在早期肿瘤缩小(ETS)和肿瘤缓解深度(DpR——即肿瘤退缩的程度)方面对于RAS野生型转移性结直肠癌(mCRC)的患者来说已显示出其优越性。但很少有研究直接比较mFOLFOXIRI联合cet与联合bev时的疗效。因此,我们研究了bev与cet分别联合FOLFOXIRI治疗作为一线用药治疗RAS野生型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


方法:本试验是一项随机II期试验,旨在评估改良(m)-FOLFOXIRI(伊立替康150mg/m2,奥沙利铂85mg/m2,5-FU 2400mg/m2)加cet或bev作一线用药治疗RAS野生型转移性结直肠癌,以DpR为主要终点。试验结果显示cet组肿瘤退缩的平均深浅比bev组高出12.5%以上,功率为85%,有统计学意义。次要终点包括第8周的ETS率、总有效率(ORR)、无进展生存期(PFS)、总生存期(OS)、二次切除率和毒性。


结果:在2015年7月至2019年6月期间,共有359名患者入选。入组情况(中位年龄65岁,64%男性,PS0/1:91%/9%,左/右原发性:83%/17%),其中173名和175名患者分别被随机分配到cet和bev组。截止至2020年9月,达到主要终点(p=0.001):cet组为57.4%(-15.0~100),bev组为46.0%(-0.6~100)。至于肿瘤原发位置,左室的平均DpR为60.3%对46.1%(p=0.0007),右室为50.0%对41.2%(p=0.46)。cet组的早期肿瘤缩小速率和次要终点ORR分别为77.8%和69.1%,bev组分别为4.6%和71.7%,无统计学意义。尽管有效数据不成熟,但两组的PFS和OS无差异,均为12.7个月和37.6个月。


结论:在以DpR为主要终点治疗RAS野生型转移性结直肠癌方面,mFOLFOXIRI联合cet的疗效已被证明显著优于mFOLFOXIRI加bev




FOLFOXIRI联合贝伐珠单抗或西妥昔单抗治疗BRAF V600E突变型转移性结直肠癌(mCRC)患者的疗效对比


背景:FIRE-4.5(AIO KRK-0116)比较了FOLFOXIRI联合贝伐珠单抗或西妥昔单抗治疗BRAF V600E突变型转移性结直肠癌(mCRC)患者的疗效。


方法:在这项1:2随机、对照、开放标签的第二阶段研究中,患者每两周接受一次FOLFOXIRI,时间如下:伊立替康150mg/m2(30-90min,第1天),叶酸400mg/m2(120min,第1天),奥沙利铂 85mg/m2(120 min,第1天),然后服用5-氟尿嘧啶3000 mg/m2,48h。FOLFOXIRI与贝伐单抗(A组)联合使用,剂量为5mg/kg体重,每2周一次,或与西妥昔单抗( B组)联合使用,剂量为400mg/m2的负荷剂量,随后每周250mg/m2。



在推荐维持治疗之前,FOLFOXIRI最多应用12个周期。根据RECIST 1.1标准,以总缓解率(ORR)为主要终点为B组占优势。次要终点包括无进展生存期(PFS)、总生存期(OS)和耐受性。


结果从2016年11月到2020年12月,共108名患者被随机分配到多个中心,其中A组35例、B组73例。未观察到新的或意外的毒性反应发生。中位PFS在A组明显长于B组(8.3个月vs 5.9个月;对数秩p=0.03;HR1.8)。左半结肠患者的结果显示贝伐珠单抗与西妥昔单抗疗效相当,其中,左半结肠癌患者接受FOLFOXIRI联合贝伐珠单抗治疗的疗效显著高于右半结肠癌患者


结论:FIRE-4.5是第一个前瞻性随机研究,比较了FOLFOXIRI联合不同的靶向药物治疗BRAFV600E突变型转移性结直肠癌的疗效。FOLFOXIRI联合贝伐珠单抗或西妥昔单抗治疗BRAF V600E突变型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具有相当的疗效,且针对不同侧的原发性肠道肿瘤有不同的疗效,支持BRAF V600E突变型转移性结直肠癌亚群具有突变异质性的结论。




比较5-氟尿嘧啶/亚叶酸叶酸(5FU/LV)联合帕尼妥单抗(pmab)与单用5FU/LV维持治疗RAS野生型转移性结直肠癌(mCRC)的疗效差异-巴拿马试验(AIO KRK 0212)。


背景:奥沙利铂的计划性停药或停药是mCRC系统治疗的既定策略。因此,不管靶向药使用情况如何,大多数维持治疗主要用药仍为5FU/LV。而与靶向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受体(VEGFR)的药物不同,用EGFR单抗治疗的RAS野生型mCRC患者使用5FU/LV进行维持治疗的证据有限。


方法:针对RAS野生型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在新辅助治疗后,使用5FU/LV、奥沙利铂(FOLFOX)和帕尼妥单抗 6个周期,随后随机予以5 FU/LV pmab或5FU/LV单药进行维持治疗。主要终点是PFS(无进展生存期:从随机化到预后或死亡的时间)。


试验旨在证明5FU/LV pmab与5FU/LV单独使用的优势,风险比(HR)为0.75,功率80%,显著水平为10%。次要终点包括整体生存率(OS)、对生产和维持治疗的客观反应以及生活质量。


结果:共248名患者随机分组,其中125名患者纳入5FU/LV pmab组,123名患者纳入5FU/LV单药治疗组。5FU/LV pmab组的中位年龄为66岁,男性患者占69.6%,ECOG 0分占56.8%;5FU/LV组的中位年龄为65岁,男性患者占63.4%,ECOG 0分占60.2%。数据截止时,有218个有效数据,维持治疗的PFS在5FU/LV pmab组与单用5FU/LV组相比有所改善(8.8个月与5.7个月)


结论:在治疗RAS野生型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的过程中,5FU/LV pmab维持治疗疗效优于5FU/LV单药维持治疗,奥沙利铂联合帕米妥单抗应作为诱导治疗后的标准维持方案用于治疗RAS野生型转移性结直肠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