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开始爸爸怕我自己多想,每天早上五点多陪我起床,搭两个小时多车陪我到医院。到了第四次复查,我不想家里人在为我担心了,毕竟我也二十了,就和爸爸商量说自己去。从他的眼神我看出了担心,也有点些许欣慰。
    从2015重症病房到现在红斑狼疮,他特别怕我一个小女孩承受不住这些,一路默默陪了我两年多,无论哪次复查他都会在身边,可能这就是世上最好的陪伴吧。
   或许正是爸爸的陪伴和爱,更让现在平庸的我觉得有些惭愧于他。其实今天来复查,昨晚失眠了一夜,脑海里是一年前高考失利,每晚失眠的场景,医院里的场景。一直翻来覆去到五点多起床,搭车自己一个人去医院。
    做完检查趁着等报告单的时间,自己一个人默默走到了开元寺上了一柱香。每次去的愿望都是一家人平安,健康就好。有时候总感觉自己是个废物,这也不能做那也不能做,不可以做,做了对身体不好,不可以发火,发火对心脏不好。。。。。。很多不可以不可以,这些不可以在同学眼里有的是嘲讽,不理解,挤兑。但是每次当脑海里浮现爸爸和我在医院里的那些场景。我就会告诉自己,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不要伤害自己身体,健康是第一位。(来自军训,体育课每次不能上被不理解的同学冷嘲热讽后的难过)图片

图片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