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是个勤劳朴素的好女人,可没能遇到一个好男人,爸爸大半辈子没让她享一天福,整天听叔伯姑嫂的话欺负妈妈,现在还离婚了,生了我姐妹三个,家里人说沒生男孩都欺负她,最后怀上弟弟却又说超生不让生,拉去七个月引产,弟弟命大长大却是脑瘫儿,妈妈整天以泪洗面,受尽欺负,含辛如苦的带大我们,嫁了我们姐妹三个已为看到一点点光明,可小妹却不能生育,接着我又生病,小妹老公家又没钱医冶,可能是老找娘家要钱医冶造成爸妈离婚,我生病后妈妈年纪大了也没地方去,老公心疼我妈和我就接我妈来我这(我们自己开门窗店)照顾一下我,店里要请人就请了小妹夫,有时他蛮好的,有时像有毛病,我们夫妻俩也巴不得把他带出来挣了钱好冶疗了趁年轻生个小孩,他却有时好像我们都欠他的,一不高兴就甩脸子,真希望小妹可以生个小孩,我的病得到控制,让妈妈安度晚年,抄了一辈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