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 药筛


2019年,国家癌症中心发布全国恶性肿瘤统计数据,2015年中国胃癌发病率排第二:发病人数40.3万,占恶性肿瘤发病人数的10.26%,仅次于肺癌的20%;死亡率排第三:死亡人数29.1万,占恶性肿瘤死亡人数的12.45%,排在肺癌、肝癌之后。


最近几年,肿瘤领域有虽有多个重磅新药上市,但在胃癌领域表现平平,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突破性的药物出现。今天,给大家简单盘点下,国内胃癌治疗药物情况。


胃癌治疗指南


根据美国NCCN指南和中国的CSCO指南建议,对于早期的非转移性胃癌,内镜或手术治疗仍然是首选。


对于晚期转移性胃癌,则用以全身药物治疗为主,辅以其他综合治疗,如放疗、介入、姑息治疗等。


全身药物治疗一线方案中,传统化疗药仍然是基础,靶向药物以及免疫治疗药的适应症范围较小,只适用特定患者。


对于二线、三线治疗,可选择的药物也很少,且疗效还需进一步验证。


CSCO晚期转移性胃癌的药物选择,一线治疗


FireShot Capture 519 - 国内胃癌药物:新药不多,传统化疗药地位稳固 - mp.weixin.qq.com.png


注:DCF指:多西他赛+顺铂/奥沙利铂/卡铂+5-FU;ECF指:表柔比星+顺铂/奥沙利铂+5-FU/卡培他滨。

二线治疗:


FireShot Capture 520 - 国内胃癌药物:新药不多,传统化疗药地位稳固 - mp.weixin.qq.com.png


三线治疗:


不分HER2阳性或阴性:阿帕替尼,或单药化疗,或单药PD-1,或最佳支持治疗。


美国的NCCN指南和CSCO差别不大,在二线方案增加派姆单抗和雷莫芦单抗。


重点药物情况


1、氟尿嘧啶类抗代谢药:


包括氟尿嘧啶,卡培他滨,替吉奥。氟尿嘧啶是核糖核酸组分尿嘧啶的同类物。卡培他滨与替吉奥均为氟尿嘧啶的前体药物,具有优良的口服生物利用度,能在体内转化为氟尿嘧啶。


氟尿嘧啶类药物是胃癌的基础用药,在国内市场销售情况好,替吉奥和卡培他滨的单品年销售额都超过25亿元。替吉奥胶囊已有2个企业通过一致性评价,很有可能进入下一轮医保集采范围。


有意思的是,虽然氟尿嘧啶整体销售额不高,但这几年增长很快。在医保控费、新产品匮乏的背景下,这类性价比高的基础用药,值得企业、代理商重新挖掘开发。



2、铂类


最常用的是顺铂和奥沙利铂,不仅是胃癌基础用药,也是结直肠癌、肺癌等化疗基础用药,生产厂家较多,大家需要多关注这里品种的一致性评价进展。


3、紫杉类


包括紫杉醇和多西他赛,也是化疗基础用药,国内厂家较多。注射用白蛋白紫杉醇、注射用紫杉醇脂质竞争厂家少,价格高,是市场上的主打品种。


4、伊立替康


伊立替康为半合成水溶性喜树碱类衍生物,在胃癌治疗领域地位不高,主要用于结直肠癌。


5、靶向药物


主要是3个药物:曲妥珠单抗、阿帕替尼、雷莫芦单抗。


曲妥珠单抗


大名鼎鼎的赫赛汀,原研基因泰克,后被罗氏收购,1998年首次上市,主要用于HER2阳性乳腺癌,现在也是HER2阳性胃癌的一线用药。2014年后,该产品的核心专利相继到期,FDA现已批准4个曲妥珠单抗的生物类似药。


国内市场,原研赫赛汀进入医保目录后,2018年医院销售额明显提升。


阿帕替尼


一种选择VEGFR-2 抑制剂,由恒瑞自主研发的一类新药,2014年10月获批,用于晚期胃癌的三线治疗。


雷莫芦单抗


雷莫芦单抗是一种特异性VEGFR-2抑制剂,原研礼来,2014年4月21日,FDA批准雷莫芦单抗晚期胃癌的二线治疗。此外,雷莫芦单抗还可用于非小细胞肺癌、结直肠癌及肝细胞癌。国内还未进口,在进行III期临床验证。


6、免疫检查点抑制剂


代表药物是百时美施贵宝的纳武单抗(Opdivo),默沙东的派姆单抗(Keytruda)。


2017 年 9 月纳武单抗在日本获批用于晚期胃癌三线治疗;2017 年 9 月FDA 批准派姆单抗用于 PD-L1 表达≥ 1% 的晚期胃癌三线治疗。


虽然这两个药物的治疗适应症不断扩大,但在胃癌治疗上,并没有显示出令人惊艳的效果,想要提高在胃癌治疗中的地位,还需要更多的临床证据。


最后,简单小结下:


  • 胃癌是国内的高发病,死亡率高;

  • 国内指南推荐治疗药物,传统的化疗药物是仍是基础;

  • 靶向药物治疗地位逐步提高,肿瘤免疫治疗药物开始用于胃癌,但还需要更多更好的临床证据。


可以预见,在国内市场,受新药上市速度、经济水平、医保报销等政策影响,未来一段时间内,传统的化疗药物仍然会是胃癌治疗的主要药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