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恶性肿瘤发病率逐渐升高,新药在临床中的应用也是日新月异,目前新药中的「扛把子」非 PD-1/ PD-L1 抑制剂莫属。

其中,Nivolumab、Pembrolizumab、Atezolizumab、Durvalumab、、Avelumab是目前临床上常应用的此类药物。
在肺癌、肾癌、胃癌、结肠癌、卵巢癌、乳腺癌、血液肿瘤和脑肿瘤等,PD-1/ PD-L1 抑制剂已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临床效果,患者的生存期及生活质量都得到了很大的提高,为一些难治性恶性肿瘤的治疗带来了曙光。
PD-1/ PD-L1 抑制剂在增强细胞免疫抗肿瘤效应的同时,也有可能增强机体正常的免疫反应,导致免疫耐受失衡。
目前有接近 2/3 接受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治疗的患者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免疫相关性不良反应,最早出现也是最常出现的不良反应就是各种皮肤毒性
皮肤毒性出现时间


在多家临床研究中心统计数据表明,最快出现皮肤不良反应的时间是 2 周,最迟出现皮肤不良反应的时间是 38 个月,中位发生时间为 4 个月,有的患者即使停用 PD-1 抑制剂也会出现皮肤毒性。


另外 PD-1/ PD-L1 抑制剂还能增加放疗的敏感性,如果在放疗期间联合应用 PD-1/ PD-L1 抑制剂的话发生皮肤严重不良反应的几率会大大增加。
皮肤不良反应有哪些?


在应用 PD-1/ PD-L1 抑制剂过程中最常见的皮肤不良反应为瘙痒、皮疹、白癜风、湿疹、苔癣样皮肤损害、脂溢性角化症、毛囊炎、新出现的皮肤痣等。皮疹、瘙痒的发生率为 28~37%,白癜风的发生率为 9~11%。
另外还有一些罕见的皮肤不良反应,比如恶化型牛皮癣,剥脱性皮炎,大疱性多形性红斑以及一些致死性的皮肤不良反应,如 Stevens-Johnson 综合征和中毒性表皮松解坏死症;甚至还有患者出现了皮肤鳞状细胞癌。
皮肤不良反应的表现多种多样,有一部分患者所出现的皮肤不良反应并不是单一的一种损害,往往是两种或者多种前后出现的,表现更加复杂,在临床最终诊断主要靠临床评估和组织病理学结果,所以在临床上出现皮肤毒性时一定要重视起来,及时诊断并处理。
皮肤不良反应如何处理?


 I-II 级的皮肤不良反应

  • 一般来说,可以不用特殊处理,可继续用药观察皮肤不良反应的变化情况;
  • 如果病变逐渐减轻且不影响患者生活也可以不用处理;
  • 如果病变没有变化但影响到患者生活,可以先用一些外用的糖皮质激素药膏,如 0.1% 的丁酸氢化可的松,0.05% 的丙酸倍他索;
  • 如果继续加重则需要口服糖皮质激素,可以应用强的松 1 mg/kg 口服,联合抗组胺药物口服,四周内逐渐减量至停药,如果皮肤表面伴有炎症反应的话可以外用消毒剂或者外用抗菌药物。

III-IV 级的皮肤不良反应

  • 如果出现严重的 III-IV 级的皮肤不良反应,需要静脉予以糖皮质激素进行治疗,同时需要暂停使用 PD-1/ PD-L1 抑制剂,予甲泼尼龙 1~2 mg/kg/d 治疗,如果好转后可以继续使用 PD-1/ PD-L1 抑制剂,临床上很少因为出现严重的皮肤不良反应而停药的案例。

 Tips:


临床医生需要告知患者在应用 PD-1/ PD-L1 抑制剂后可能会出现的免疫治疗相关的皮肤不良反应,因为有些不良反应出现较晚,所以推荐患者进行长期的皮肤科门诊随访,发现皮肤不良反应后及时处理。


本文来源:肿瘤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