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妈妈在07年的时候,得了胃癌,她记录着那段时间,与母亲在一起的时光,含泪看完她写的日记,只愿大家远离病魔,新福安康~



妈妈在旁边睡着了,手术完近二十天,身体还是特别虚弱,真担心化疗是否能按时进行。怕她感冒,不敢开空调,怕休息不好,屋门也关着,寂静的黑夜里,敲打键盘的声音有点刺耳,今天不多写,明天再来,我知道每个和我有同样经历的儿女,此刻都在忍受着痛苦的煎熬,没有网络的时候,我们以为那朵乌云只压在了自己头上,当我们知道还有那么多同样在挣扎的家庭时,力量会不会增加了很多?我不想写太多关于病理和治疗药物的细节,只想把心情和经验与大家分享,希望所有遭遇同样不幸的兄弟姐妹都能够坚强,相信科学,但我“不信邪”! 面对可恶的癌细胞,我们最大的敌人是自己,变得坚强--即使有一天会有不好的结局,从开始到结束=我们都

  

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1)术前

  

今年7月25日,让我永生难忘的日子==所有故事开头的俗套,呵呵。7月24日的晚上,我没来由的失眠,越睡不着心里越烦,一直到2点多入睡,第二天起来情绪不好,当时心里还觉得奇怪,平时沾枕头就着的我,怎么失眠了?现在想起来,真的是母女连心。 中午在单位餐厅吃饭时接到爸爸电话,我站在走廊里拿着手机流泪,不停地流,脑子里只有三个字:不可能,不可能!无数同事路过,好奇地看我,我开始厌恶每一个路过的人,厌恶每一个好奇看我的人,为什么世界上那么多的人,那么多作恶多端的人,偏偏我的妈妈得了这样的病??偏偏是我的善良,幽默,会做一手好菜的妈妈??

  

下午边工作边流泪,后来跟老板说了,我的老板是非常好的女人,她让我赶紧回家,安排好一切再回来,算算从那天起到现在,也快一个月了。中间我也上过班,但是总集中不了精神,她就又让我休假了。

  

回到家看见妈妈,人瘦了很多,她看出来我眼睛肿了,不敢跟我说话,我们都强撑着,而我每看她一眼,就要跑回屋子哭半天,现在回想起来,我从知道消息到手术到最终病理出来,几乎没有在妈妈面前掉过眼泪,有多少辛酸苦痛,自己扛着!也劝大家一句,不要在妈妈面前哭,你一脆弱,她就更没有支柱了。我以前喜欢郑钧,记得《幸福的子弹》里唱的:当你像个孩子一样,依偎在我身旁,我就像个大人那样,心里充满绝望。 所以这个时候,我们要做大人,让她--成为孩子。



妈妈打呼噜了,真希望这一刻就这样一直下去



2)手术

  

在廊坊医院病理出来的那天,亲戚都来了,全家抱着哭成一团,现在想起来那个场景都很惨,我没有时间哭,在网上找最好的医院和大夫,同时联系所有跟北京大医院有关系朋友,最后我决定让妈妈去北肿,北肿是全国治疗胃癌最权威的医院,把妈妈交给他们,我会放心。

  

母亲永远是这样--妈妈还想在地方医院做,因为有医保能省点钱,她说如果治不好,也不想把留给我和爸爸的钱花光,爸爸抱着她说:“没有你,我们要钱有什么用啊~~~~!” 我也对妈妈说:“只要能治好病,我下半辈子还债都开心,什么都可以不要,哪怕我们三个人住在贫民窟,只要一家人还完整,就很幸福啊."

  

很幸运的是,当天中午就联系到大夫了,三天后住了院,然后手术,但是所有检查显示是没有转移,所以手术前没有化疗。外一科的大夫普遍都很敬业,人都很好,幽默,护士也都不错,妈妈在那里一直很安心,还交了几个病友,出院时都眼泪汪汪地。

  

说点病理的事,手术时妈妈胃全切,这比预想的体积要大,由于是贲门癌,在食管接口做切片病理时发现食管已经有转移,还记得术前检查没有显示么?可见癌细胞足以骗过先进的设备,于是要切食管,请来了胸科的主任,开完腹腔又开了胸腔,上帝保佑食管切了5厘米后就没有癌细胞了,否则切到不能再切就只能姑息手术了。

   

这个超大的手术持续了8个小时,出来还进了ICU,现在都快20天了还很虚弱,很担心化疗会不会延迟, 而如果术前看到食管转移,一定会先化疗再手术,那样身体不会这么差了。唉! 不懂就是没有办法,总是要吃点亏的,希望大家多跟医生沟通,可以提醒他们尽量细致检查,但是我们的技术,实在是有限啊。

  

   

手术只是让人紧张,真正让我崩溃的,是术后一周的病理报告,我一个人去和大夫谈,他告诉我是4期,而且伴印戒细胞癌,是最恶性的一种。当时我的感觉就是从脚麻到头顶,身体越来越沉,医生的声音变得好遥远。。。。。。

  

   

一个人跑到墙角哭,怎么都止不住,后来也没有告诉其他亲人,怕他们的情绪影响正在术后恢复的妈妈,自己一个人这样撑着,有生以来第一次知道 承受 的滋味。



本文系作者授权觅健(www.mijian360.com)发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