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觉得我的母亲脾气十分糟糕,只要是考砸了,没有安慰没有分析没有理由,就是劈头盖脸一顿打。有时用鞋底,有时用扫帚把。那时的我,因为贪玩,放学喜欢看看耍猴🐵的卖狗🐶皮膏药的治鸡眼的打气球🎈的,什么都能让我呆呆地看好一会儿。我还喜欢看武侠小说,不知浪费了多少求学的宝贵时光。

后来的我们终于走过了那段难熬的时光。

我结婚后,母亲也老了,也许是因为没有压力了脾气变得开始好了。我若是提起这段往事,她总是嚷嚷着说,对你好你记不得,这些事记得这么清楚。

七十岁后的母亲,对我们更加依赖,也总是力所能及地帮忙。帮助给孩子烧饭做做后勤,帮忙打扫打扫。我生病了她从来没有在我面前说过关于这个病的事儿。听人说红薯抗癌,杂粮健康,她就每天煮上玉米红薯和胡萝卜,风雨无阻地送到我的床边来,为升白,每天把海参泡发细细切了拌上麻酱油,递到我的面前。换着方式做各种菜给我吃,虽然没有说过一句,我知道她在以她的方式爱我。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