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免疫”为原理的新靶向药,晚期卵巢癌患者可用!

卵巢癌互助君 卵巢癌互助君 2022-06-14 17:59:56316阅读

靶向和免疫,是在整个肿瘤界都很有前景的治疗方式,很多癌种都有了效果好、副作用可耐受的靶向/免疫治疗方案。

 

在卵巢癌中,靶向药方面已经有了针对BRCA突变的PARP抑制剂,但免疫相关治疗的疗效却一直都不怎么好,在卵巢癌中的应用很少。

 

不过这方面的研究似乎有了新的方向。

 

这个方向,就是抗体药物偶联物(ADC),一种将单克隆抗体和细胞毒性药物用一种化学反应(偶联反应)偶联起来的药物。


图片


图片

ADC药物


ADC药物主要由两部分组成,一是抗体,二是细胞毒性药物

 

其中的抗体,起到的是定位的作用,因为抗体可以识别癌细胞上的抗原,并且抗原抗体能特异性结合,就能把细胞毒性药物带到癌细胞周围。而细胞毒性药物就负责毒死癌细胞。这样既能杀死癌细胞,又可以尽可能少的伤害正常细胞。

 

但这种药物的制作有一个难点,就是怎么选出这样一个抗原——只有癌细胞有,并且这个抗原对应的抗体性质还很稳定,可以用来偶联细胞毒性药物?

 

有研究者看到了“叶酸受体α”,这是一种位于细胞表面的糖蛋白,主要起到的作用就是把叶酸从细胞外运送到细胞内。

 

它在正常的组织中出现得很少,但在很多肿瘤组织,尤其是卵巢癌、子宫内膜癌、三阴性乳腺癌中经常出现,特别是在化疗后的上皮性卵巢癌中,它可以维持住这个高表达的水平。特别适合用来做ADC药物的靶标。

 

图片


除了叶酸受体α外,还有人研究了“抗HER2抗体”“人源抗c-Met抗体”等抗体,用来结合细胞毒性药物杀死癌细胞。目前已经有相关药物已通过临床试验/正在临床试验中。

 

01
首个靶向叶酸受体α的ADC药物


这个药物用的是和叶酸受体α亲和力很高的M9346A抗体和有细胞毒性的MD4进行偶联。

 

它目前主要用于叶酸受体α高表达的铂类耐药上皮性卵巢癌,目前已经开展过多项临床Ⅱ期和Ⅲ期试验。

 

以某个Ⅲ期临床研究为例。这个研究对比了化疗单药(紫杉醇、多柔比星脂质体或托泊替康)和该叶酸受体α的ADC药物在“叶酸受体α阳性的铂类耐药上皮性卵巢癌患者”中的疗效,发现在叶酸受体α高表达的患者中,该药的疗效和耐受性都会比化疗单药好,无进展生存期分别为5.6个月和3.2个月,总生存期分别为16.4个月和11.4个月。

 

另外这个药还可以联合用药,比如和贝伐单抗联合,结果66位受试的卵巢癌患者中有5位患者的肿瘤完全缓解,21位患者部分缓解,客观缓解率(ORR)为39%,叶酸受体α高表达的患者中,有27%可以达到一年肿瘤无进展,且98%的患者副作用为轻中度,虽然客观缓解率不算高,但相比单药治疗还是很有优势的。


图片

 

总而言之,这个药对于叶酸受体α高表达的卵巢癌患者来说,是一个未来的希望。

 

02
正在临床试验中的抗HER2抗体偶联药物


这个ADC药物用的抗体是抗HER2抗体。HER2是一个免疫组化指标,经常出现在我们的免疫组化报告上,指的是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它在上皮性卵巢癌的表达率大约为11%~66%,算是一个较为理想的靶点。

 

而抗HER2抗体会和HER2蛋白结合,将其制备成抗体药物偶联物之后,抗体就会把药物带到HER2阳性的癌细胞中杀灭癌细胞。

 

为了探索该药物的初步疗效和剂量,一项Ⅰ期临床试验正在开展中,该临床试验针对的是HER2表达阳性的晚期恶性实体瘤和乳腺癌,其中晚期恶性肿瘤患者入组的标准是:

图片


i. 接受过标准治疗失败或无法接受标准治疗的HER2表达的晚期恶性实体瘤患者;


ii. 以往没有接受T-DM1以外的其他抗HER2 ADC类药物治疗。



该研究暂无公布的试验结果,但对临床试验感兴趣的觅友可以咨询参与。


图片


03
其他抗体药物偶联物
 


卵巢癌细胞中的抗原还有很多,比如和酪氨酸激酶有关的c-Met抗原、ROR1受体,又或者人精子蛋白1、EpCAM蛋白等,在卵巢癌中有的高表达,有的广泛表达,这些都是抗体药物偶联物的潜在靶点。

 

目前这类偶联物的研发要解决的难题还有很多,比如人体内有酶会降解药物,有屏障会阻碍药物传递等等。但这并不能阻挡这类药物的研究和发展步伐,只要找到合适的偶联靶点,我们就会有越来越多有效的药物可以使用。


参与评论

评论列表

按投票顺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