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转载自梅斯医学}

近期,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的研究人员汇报了一项I/II期临床试验的结果,研究表明,对于化疗耐药、甚至多重耐药的卵巢癌患者,免疫治疗药物派姆单抗联合PARP抑制剂尼拉帕尼的治疗效果令人兴奋。虽然免疫治疗单独用于卵巢癌患者时的效果有限,但是与其他药物联合使用时,能产生良好治疗效果。

这项研究目前已经发表在国际医学期刊《JAMA肿瘤学》上。

让我们来看看这项研究的详细情况。

这项名为TOPACIO/Keynote-162的研究共有62名难治性卵巢癌的女性患者参加。她们都已经接受过多次针对卵巢癌的治疗,代表了尤为难治的患者人群,其中一些受试者甚至既往接受过多达五次的治疗,而且超过半数的患者接受过贝伐单抗治疗。

这些患者参加试验后,接受了派姆单抗联合尼拉帕尼治疗。

派姆单抗是一种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尼拉帕尼是一种PARP抑制剂,能够干扰癌细胞修复受损DNA的能力。而且PARP抑制剂可使癌细胞累积DNA损伤,从而使细胞更容易被免疫系统发现和攻击。

根据既往研究,对于参与试验的这类卵巢癌患者来说,单独使用PARP抑制剂的有效率低于5%,而单独使用派姆单抗的有效率也仅为9%。

而两种药物联用,却产生了翻倍的治疗效果。

该研究表明,在18%的患者中,该联合疗法达到了卵巢肿瘤完全消失或部分缩小,即完全或部分缓解。65%的患者的疾病控制良好,其中包括3名实现完全缓解的患者,8名实现部分缓解的患者,以及28名病情稳定的患者。

此外,对于铂类耐药且BRCA正常的卵巢癌受试者,尼拉帕尼和派姆单抗的联合疗法在19%的患者中实现了完全或部分缓解。

在多数病例中,这两种药物的联合疗法的获益持续时间较长,即使在癌症病灶未出现缩小的患者中也是如此,其中包括9名病情稳定持续时间超过6个月的患者以及2名病情稳定持续时间超过1年的患者。

并且更好的是,该联合疗法没有产生严重的或预期外的副作用。

“对于此类患者人群而言,研究的结果十分良好,因为他们既往接受过多种治疗,而且对铂类化疗的应答不佳,因此几乎没有其他可以选择的治疗方案了。”该试验的主要研究人员,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的Konstantinopoulos博士说道,“即使是在治疗开始后的第18个月,仍然有一些患者继续从治疗中获益。”

Konstantinopoulos博士还表示,这项新试验的结果意义重大,为以卵巢癌以及其他实体癌症患者为受试者,检验PARP抑制剂和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联合疗法的效果的进一步研究奠定了基础。

本文所有数据及资料均来自:

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2019年6月13日在其官网发表的《临床试验强调了免疫疗法与另一种药物联合治疗卵巢癌的前景》,Clinical trial underscores promise of immunotherapy, in combination with second drug, for ovarian cancer,from https://www.dana-farber.org/newsroom/news-releases/2019/clinical-trial-underscores-promise-of-immunotherapy--in-combination-with-second-drug--for-ovarian-canc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