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期宫颈癌的希望!靶向治疗大盘点~

宫颈癌互助君宫颈癌互助君2020-09-02 10:47:36167阅读

“得了宫颈癌!晚期!怎么办?”

“宫颈癌又复发了!”

……

 

谈癌色变的我们,听到或者看到“癌症”二字,已经是如晴天霹雳般难以接受,再加上“晚期”、“复发”这样的字眼,更是雪上加霜,似乎一下子坠入深渊、无法自拔。

 

早期宫颈癌,其病变局限在局部,还未发生转移,经过规范治疗,5年生存率可达到90%以上


但晚期宫颈癌或复发性宫颈癌,治疗面临着无法手术根治、化疗耐药等诸多难题,5年生存率是大打折扣。因此,人人害怕“晚期”、“复发”这样的字眼,更是害怕自己不幸“中枪”。

 

但我们要知道,如今癌症治疗领域的研究不断在进步,精准治疗时代、靶向治疗时代已然开启。晚期宫颈癌或复发性宫颈癌因着这些靶向药,渐渐迎来了生的希望。

 

那么今天,我们就来盘一盘宫颈癌的靶向治疗。首先,我们来看看NCCN(美国国立综合癌症网络)指南当中所做的推荐。


7.jpg

图片来源:图虫网


一线靶向治疗


晚期宫颈癌,往往有着其他部位的转移病灶,手术治疗疗效不佳,治疗上以放疗±化疗为主。在初始治疗的时候所做的治疗,称为一线治疗。

 

其中,一线治疗联合化疗,主要是以顺铂为基础的联合方案。化疗方案当中包括有使用靶向药治疗的方案:顺铂+紫杉醇+贝伐珠单抗

 

GOG 240研究表明,接受靶向药贝伐珠单抗联合治疗,虽然具有更高的毒性,但患者的总生存期有所改善,且并未造成患者生存质量的下降[1]。因此,指南推荐含贝伐珠单抗的联合用药为转移性宫颈癌的首选治疗方案

 

如果患者对顺铂无法耐受,则可将化疗方案更改为卡铂+紫杉醇+贝伐珠单抗,具有更低的毒性。

 

贝伐珠单抗是一类抗血管生成药,是一种人源化的VEGF(血管内皮生长因子)-A单克隆抗体。它可以防止VEGFR(血管内皮生长因子) -1 和VEGFR-2的激活,从而阻断细胞增殖,抑制肿瘤生长。

 

在晚期宫颈癌治疗当中,贝伐珠单抗是最常用到的抗血管生成药,与化疗联合使用显示出了较好的疗效。


8.jpg

图片来源:图虫网


二线靶向治疗


复发性宫颈癌的治疗,以放疗±化疗或手术为主。如果是局部复发,且一线治疗未接受放疗或复发部位在原放疗部位之外、病灶可切除的情况,是可以考虑先进行手术切除的。

 

当肿瘤进展或复发,这时候接受的治疗,就称为二线治疗。

 

二线治疗的化疗方案以单药化疗为主,其中包括有使用靶向药治疗的方案:贝伐珠单抗或帕博利珠单抗

 

帕博利珠单抗是免疫检查点PD-1抑制剂。PD-1是一种T细胞表面的重要抑制分子,其配体为PD-L1和PD-L2,主要可防止肿瘤细胞逃避免疫应答,从而杀灭肿瘤。

 

那么有一点要注意的是,PD-1抑制剂用于PD-L1阳性或MSI-H(微卫星高度不稳定)/dMMR(错配修复缺陷)的宫颈癌患者,才能显示出较好的疗效。因此,基因检测的状态就显得尤为重要。


其他特殊情况可使用的靶向药


除了以上NCCN指南推荐的抗血管生成药贝伐珠单抗和免疫检查点PD-1抑制剂帕博利珠单抗以外,用于治疗宫颈癌的靶向药还有其他药物,目前多数都在临床研究阶段,在特殊情况下可予以考虑。包括有:

 

9.jpg

图片来源:图虫网


1、其他抗血管生成药

 

舒尼替尼:是一种多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一项Ⅱ期临床试验研究表明,舒尼替尼联合放化疗可提高晚期和转移性宫颈癌治疗效果(单用舒尼替尼中位无进展生存期3.5个月,舒尼替尼联合放化疗中位无进展生存期7.4个月)[2]。

 

2、EGFR(表皮生长因子受体)抑制剂

 

EGFR 抑制剂可阻碍EGFR与配体结合,抑制受体酪氨酸激酶磷酸化,并抑制肿瘤细胞的生长。

 

西妥昔单抗:是一种作用于EGFR的人鼠嵌合型IgG1单克隆抗体。一项研究表明,昔妥西单抗联合放化疗可提高晚期或复发性宫颈癌患者的治疗疗效[3]。

 

3、PARP 抑制剂

 

PARP是一种单链DNA修复酶,可通过对DNA复制过程中出现的单链损伤进行修复。而PARP抑制剂通过阻断这种修复作用,来达到诱导肿瘤细胞凋亡的目的。

 

维利帕尼(Veliparib): 是一种口服PARP抑制剂。一项研究表明,维利帕尼联合拓扑替康治疗复发性或晚期宫颈癌,有7%的患者部分缓解、37%的患者疾病稳定[4]。


10.jpg

图片来源:图虫网


虽然治疗效果并不是十分显著,但多项研究都显示出了维利帕尼可提高化疗敏感性的优势。


总结


综合来说,宫颈癌的靶向治疗当中:


1、抗血管生成药贝伐珠单抗联合化疗最常用,已被证明可提高晚期或复发性宫颈癌的总体生存率。


2、PARP抑制剂成为新的热点,有研究证明可提高化疗敏感性,但具体有效的应用方案还需进一步研究。


3、PD-1抑制剂在PD-1阳性或MSI-H(微卫星高度不稳定)/dMMR(错配修复缺陷)宫颈癌患者中显示较好疗效。


4、其他靶向药还需进一步研究,觅友们可视情况决定是否加入临床试验。


最后,如果有需要宫颈癌NCCN指南的觅友们,可在公众号后台留言“资料+邮箱”获取哦~

 

参考资料:

1、周晖等,《2020 NCCN子宫颈癌临床实践指南(第1版)》解读,中国实用妇科与产科杂志

2、Mackay HJ, Tinker A, Winqulist 167 E, et.A phase II studin sunients withlochlochavelandlermetastetccecc: Dickcecc:

3、De la Rochefordiere A, Kamal M, Floquet A, et al. PIK3CA Pathway Mutation Predictiveof Poop 15,21(11):2530-2537.

4、Kunos C, Deng W, Dawson D, et.A phasis I-II evaliparib (NSC # 737664), topotecan, fapratag Vix: an NRG Oncology/Gynecogic Oncology Group Study [J]. Int J Gynecol Cancer, 2015, 25 (3): 484-492.

5、王静,刘晓军,金志军,宫颈癌靶向治疗的研究进展,国际妇产科学杂志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责任编辑:宫颈癌互助君

参与评论

更多

评论列表

更多
按投票顺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