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起免疫疗法,觅友们并不陌生。


2018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颁发给了两位免疫学家——James P. Allison和Tasuku Honjo,以表彰他们在癌症免疫领域中作出的贡献。一时间免疫疗法声名大噪,成了大众眼中的“抗癌新星”。


1574645980(1).png


其实,早在2014年,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就已经批准了第一个免疫疗法PD-1抑制剂用于不可切除或转移的黑色素瘤。


后来,在科学家们共同努力之下,免疫疗法陆续在肺癌、肝癌、肾癌、头颈鳞癌、淋巴癌等多个癌种开花结果,为癌症患者带来实质性的生存期的改善。


在肝癌领域,有一个处于临床试验阶段的“免疫新药”受到了大家的关注——阿替利珠单抗


在今年9月份的CSCO期间,互助君在第一现场了解到:阿替利珠单抗联合贝伐珠单抗一线治疗晚期干细胞癌的I期临床试验取得了不错的结果,这对治疗选择十分有限的肝细胞癌患者来说无疑是一剂强心剂。(点击阅读拓展:CSCO重磅!T+A免疫联合用药双剑合璧,能否破局肝癌


而现在,最新的III期研究也有了初步结果,成绩更令人兴奋。


这项名为IMbrave150的临床研究数据显示:对于既往未接受系统治疗的不可切除的肝细胞患者,与标准方案索拉非尼相比,阿替利珠单抗+贝伐珠单抗免疫联合疗法可使死亡风险降低42%,使疾病恶化或死亡风险降低41%。


1574646034(1).png


觅友们都知道,晚期肝癌是最令人痛苦的,因为它的治疗方式十分有限,预后效果也差强人意,5年生存率只有11%。


目前来看,靶向治疗和免疫单药有效率低,免疫联合治疗成为新趋势,抗血管生成联合免疫治疗可取得协同抗肿瘤效果,这也是为什么IMbrave150试验为什么能取得成功的原因之一。


北京大学国际医院梁军教授

免疫治疗是肝癌系统治疗的一大热点,也是未来肝癌治疗的重要方向。尽管免疫单药有效率比较局限,但免疫联合治疗让我们看到了希望,在多项研究中,我们看到了免疫联合治疗实现了1+1>2的效果。[1]


在未来,基于免疫治疗的多种联合模式将得到更多探索,例如免疫与靶向药的联合、免疫与化疗的联合、免疫与介入的联合等等。


由于肝癌的复杂性,免疫联合治疗的组合搭配更要考虑个体化治疗原则。在遵循规范化治疗策略的同时,结合肿瘤异质性、肝癌患者的个体化差异等多个方面的因素综合考虑。


相信在科学家的努力下,肝癌病友们会有越来越多有效的治疗手段可选,也期待有更多的免疫疗法临床试验取得成功,为我们带来更厉害的强心剂。


那些指南推荐过的肝癌免疫疗法:


NCCN指南推荐将pd-1抑制剂纳武利尤单抗和帕博利珠单抗作为晚期肝细胞癌(hcc)的二线治疗选择;


ESMO指南推荐纳武利尤单抗作为晚期肝细胞癌的一线和二线治疗选择,帕博利珠单抗作为晚期肝细胞癌的二线治疗选择;


CSCO指南推荐纳武利尤单抗和帕博利珠单抗用于晚期肝细胞癌的二线治疗选择。


注意

To 觅友:

1. 本文仅供参考,不可作为临床治疗使用依据哦

2. 本文提到的阿替利珠单抗尚未在中国上市。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正版图库
责任编辑:肝癌康复君
本文参考:[1]医脉通肿瘤科https://mp.weixin.qq.com/s/aQmSUZfcO-V_XBYD5puWSA

本文系作者授权觅健(www.mijian360.com)发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