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年1月7日,我父亲忍受不了腹部的疼痛,做了核磁共振,经过医生的诊断,我父亲是肝内胆管细胞癌。拿到结果的我深感不好,因为我从来没有听过这种病,医生建议我转院,并且告知父亲的生存期仅有3个月。
      知道结果的那一刻,我的天塌了。
      19年1月9号,我们一行5人来到了上海东方肝胆医院,找到了林教授,教授一看到我父亲的核磁片子,就说不急,先去做一个petct。后来我才明白,林教授为什么说不急,因为他已经意识到肝上肿瘤已经13✖️10厘米了,很有可能有转移。是的,我父亲肺转骨转,淋巴疑似转移,医生不建议手术了,所以在上海东方肝胆做了第一次介入手术。手术后3天我们踏上了回家过年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