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末来天津,7月2日入院复查。本来信心满满几天查完就回家了。可惜转移瘤来得悄无声息,3号下午临下班的时候,b超报告显示肝上有转移瘤。之后马上找主任,主任让做petct。约检查历时一周,出来结果显示只有肝部转移,与主任商量后,决定介入治疗。
       再挂介入治疗的号,办理入院手续,做增强ct,和医生沟通手术方案,术前的检查,一套忙下来,筋疲力尽。19号,先打了半个全身化疗,下午2点半,进入手术室,刚打了防过敏的针,从腰部以下剧烈的多点抖动,心脏揪得发紧,闷痛,有窒息感,同时头部发紧发麻,涨裂感十足。我大声喊医生,医生告诉我心跳到了170,嘴唇发紫,眼睛发直。很快,我感觉不那么难受了。就在医生还在犹豫要不要继续手术的时候,我的血压在往下掉。医生赶紧叫来icu的大夫,我被转入了重症监护科。
        在重症监护科住了8天,吸氧,注射,输液,扎针,抽血无数次,感觉自己像被抽干的河床。一天天过去,从最难受的无力,任人摆布到有力气说话,甚至是神清气爽,我又活过来了。
        从医院出院回到天津的住地,每天以静养为主,按时吃药,正常吃饭,睡觉。化疗的反应依然持续,手脚胀麻,昨天洗头时头发开始一把一把的掉。
        经过这场意外,医生也不再轻易给我手术了,让我静养一段时间再说。托人买了今晚的车票,回家。想着回家,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