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2号

从20号医生跟我说病理结果有新的发现,心里突然一下敞亮,似乎一束光照进来,医生说病理上有个指标没有显示,但是应该还是肺腺癌,我问还有可能是什么癌,肝癌,胃癌,前列腺癌,那是不是可能会有比较好的情况,医生什么不说,我立刻自己网上各种查,越查就越恨不得把手机砸了,感情那宁愿是肺腺癌,我还得祈祷咱们就是肺腺癌…


今天早上起来他的状态非常好,开心地跟我说感觉身上舒服很多,神清气爽,可以出去飞了😊,我在想是盲吃的药起了效果吗。从确诊开始,我实在没有办法干坐着等基因结果,天天跑医院,咨询医生,询问病友,最终还是决定先盲吃几天易瑞沙,医生说如果有效果自己身体会有感觉,我们正在惊喜是不是吃对了。


半个小时后他从卫生间出来,告诉我昨天的头核磁共振结果出来了,推测已脑转移。这个医院可恶的就是所有报告都是第一时间推送到他手机上,他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是我知道,他跟我一样感觉一盆冰砸在头上,我恨不能破口大骂,苍天如此不公,十来天的时间,一个好好的人全身就哪哪都是癌了,压不住的心火冲到嗓子眼了,他自从住院也特别敏感,


但凡我出去或者不说话就会敏感,问我怎么了,我压制住心中蹭蹭往上冒的难过与怒火,控制住心情跟他说笑了一下,把报告发给几个医生看,出去找主治医生,心情平稳后,回到病房很轻松地告诉他脑部的没关系,医生说了只是一点点,位置也很好,还是等基因结果,如果基因匹配有靶向药物就能控制,不行就化疗,最坏的也就是动个开颅手术,他也松口气说应该是,他自己在网上查了如果恶性会头疼恶心,而他没有这些反应而且精神挺好,转而心情也好转起来了。


我庆幸我的决定是对的,组个群让身边的朋友能聊一些轻松的,而不是一个一个陆续知道然后十分震惊,再一个个地伤感一番问为什么,为什么我内心早已质问了十万遍…他跟同学聊了会天后笑着说:“现在这个消息已经传遍了祖国大地啊!这下不用担心跟平时疏于联系的朋友怎么说了,也不能忽然打个电话说我得了个肺癌晚期呀。”😅😅那一刻感觉一切没那么糟,恶运啪啪打完后总会给一点甜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