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3月9号妈妈吃上第一粒凯美纳后,我的心情算是逐步平静下来了,想着最起码现阶段可以松一口气,期待着靶向药能发挥它强有力的药效。这时医生提出要靶向 放化疗 贝伐同时进行,妈妈是3b期局部晚期,说初次治疗要全部打压肿瘤。还是挺担心妈妈身体耐受情况,我和父亲商量先靶向药看看效果再决定。

4月9日,吃靶向药一个月后,如期复查,体感方面,妈妈说有好转,cea98(吃药前116),肺部原发灶无变化,与2019.10.1一样(去年十一发现肺部有结节,当时很多医生怀疑肺结核遗留病灶,肺部病灶太小又张在肺尖位置,无法穿刺,一直未确诊,所以到今年3月9日前,没用任何药物治疗)颈部淋巴目测有缩小。医生判断凯美纳有效,但还坚持同步放化疗进行,由于母亲医保在外地,疫情期间不方便回老家办迁移手续,所以打算这个月办理医保迁移。主治医生让办完医保进行放化疗。

5月14日,吃靶向药两个月,如期复查。cea74(上个月98),肺部病灶依然无变化,与2019.10.1一样,体感与正常人无异,颈部淋巴目测缩小,这时医生强烈建议靶向药与放化疗同时进行,因为妈妈目前体感很好,cea也在降低,实在怕她承受不了化疗的副作用,也怕告诉她需要化疗,她心态崩了,与医生说了这些顾虑,主治医生说要么加上贝伐珠单抗,昨天与主治医生联系打贝伐事宜,不知道为什么他给推荐外院办理住院注射,当天办出院,由于疫情期间,青岛所有医院住院需要核酸检测,妈妈认为太麻烦,同时也担心贝伐副作用,高血压,尿蛋白,到现在贝伐还在冰箱里冷藏。

不知道现在到底需不需要靶向药同时放化疗,还是靶向药加贝伐,还是但吃靶向药,发挥的靶向药的极致。

中间有很大疑惑,很奇怪,我妈妈从去年10月到现在,肺部病灶一直没有变化,之前一直没确诊,也没治疗它也没涨,现在吃两个月靶向药,又不缩小。我怀疑是结核与肿瘤合并体,昨天带着这个疑问咨询主治医生,他说不是,说肿瘤的特异性,也没做过多解释。到底什么原因,我也不清楚,昨天又让主治医生教育一番,坚持让我们靶向药同步放化疗加贝伐。太难了,变换治疗方案让家属选择的时候太难了,究竟改怎么办?

本文系作者授权觅健(www.mijian360.com)发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