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起来已经很久没在蜜饯上汇报我家老爷子的治疗情况了,需要自我检讨一下!

    刚刚陪他做完第7次培美+第6次K药的输液(距离上次用药间隔31天),我开车到家已是凌晨1点。

    为了给老爷子找这一次治疗的医院,已经连续奔波了3天,可此时此刻我竟然累到毫无睡意。

    新冠疫情不仅夺去了我的同行、半个同事--李文亮医生的生命,还让包括我父亲在内的全国癌症病人面临着看病难、治疗难的大问题。

    今天去药房领取第一次赠药,在前后不到10分钟的时间里,药房工作人员至少接听了3个咨询靶向药处方问题的来电。统一的答复均是:“我这边处理不了,你要联系北京那边。”想必这3个来电的那一头都是即将或者已经断药的患者。

    而我家老爷子之前一直就诊治疗的医院,因此次疫情影响更是将每天收治住院的病人数量严格控制在了个位数。原医院无法及时收治,托关系、找老师联系的两家医院,更是以感染风险防控为由婉拒了我。

    无奈只能求助于曾经的同窗,让我庆幸的是,这一次我没有被拒绝。但这家医院的医护团队显然没有免疫治疗的用药经验,从下午2点开始一直折腾到晚上11点,才算把所有药物滴注完毕。

    我想我家老爷子的这次经历,应该在全国各地都有类似的上演。惟愿这一场国难能够尽早消散,让癌症患者本人的就诊治疗、患者家属的生活重回正轨。

    这一周自己的生活中发生了太多琐事,微友亲人的离去也让我倍感伤怀。希望在2020年,这个有好彩头的年份里,大家都能收获到一份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