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一下父亲免疫第五针,和大家分享。

       父亲肺鳞癌低分化,手术不太顺利导致右肺全切,切缘阳性,一切都发生得太突然,我们都还没有缓过神来就已经是这样一个结果。知道复发概率极高,pdl1表达大于50%,术后想用免疫,一直没有得到主治医生的支持。原因有二:没有复发指征不够,二是乙肝小三阳,平滑肌抗体阳性,医生怀疑自免肝不敢用免疫药。化疗一次后,盲吃阿法替尼,术后8个多月切缘位置复发了。

        免疫药物选的是信达达伯舒(信迪利),当时只要考虑的是经济原因,加上当地医生说国产疗效不错,信达是和礼来合作的品质不会差,所以我也没有犹豫,现在想来运气还是挺好的。当时,我父亲咯血情况已经出现一个多月,照体感看也知道已经复发(去年也是因为咯血检查出来)。单药打第一针的第三天,咯血情况就没有了,他很高兴。二针后复查,复发灶明显缩小,四针后与前一次比,也是缩小,具体数据没有标,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反正是缩小,也不纠结数据了。左肺和锥体问题问了医生说不考虑转移。

        打免疫后我一直担心副作用问题,好在老天眷顾这个小老头,体感一直很好,据我妈说以前晚上咳嗽得厉害,有时不得不起来帮他拍,现在咳嗽也没有了,咯血也没有了。爸妈看到药这么贵,一直暗暗地心疼钱,经常说些让我这么辛苦之类的话,我说有效比什么都重要。前几天刚打完第五针,传来了进医保的消息。

        有一个疑问,想问问大家,打免疫以来,糖链抗原125持续下降,但是细胞角蛋白、鳞状上皮细胞抗原两个指标降了又升,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按道理肺鳞这两个指标应该降下来。

本文系作者授权觅健(www.mijian360.com)发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