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我的新身份:中晚期肺癌患者


我叫郭红,53岁,居住在广州。2012年,我在一家外企的行政部管理岗工作,那年常规体检时,被告知肺部有结节,需要做进一步检查,就是这进一步的检查,让我收获了一个新的身份:中晚期肺癌患者。


当我被推进手术室时,我还不知道我的病意味着什么,直到看到病理报告上的「低分化腺癌、癌组织侵犯肺膜、1/4见腺癌转移」的字样我才意识到我可能活不了多久了。肺癌中晚期,这是医生给我的权威宣判。


医生的话未落音,我的眼泪先掉下来。我甚至没有勇气询问医生“我到底还能活多久”,但自己却忍不住在百度上偷偷查询。刚刚确诊肺癌的那段日子里,几乎脑海里想的都是我该如何面对,肺癌该如何治疗,生命该如何继续等问题。

 640.jpeg

图片来源:摄图网


还没来得及想清楚这些问题,术后化疗再次让我陷入病痛的折磨。化疗出现了恶心呕吐等症状,幸好在医生的建议下进行对症治疗,我的症状得到缓解。想要活下去,活久一点成为我每天考虑最多的事情。

二.抗癌第一站,从鼓起勇气面对它开始


出院回家后,姐姐给我带来了“生命的希望”,一本凌志军的《重生手记》。“这本书写的也是一位肺癌患者,你看看他都5年啦,可以借鉴一下他是怎么过的,学习学习他是如何抗癌的。”姐姐把这本书递给我的时候说道。这本书给了我走出来的勇气,让我看到了榜样的力量,是我鼓起勇气,正视肺癌的第一站。


这本书记录了一个癌症患者从身陷绝境到逐步康复的亲身经历,2007年,凌志军被诊断为“肺癌,脑转移”,即“肺癌晚期”。北京、上海两地名医会诊,几乎一边倒地判定,活不过三个月。当他和所有的癌症患者陷入一样的、前所未有的恐惧时,他选择了最勇敢的决定:正视它,面对它,了解它,打败它。


他活得越来越健康,并且跨过了5年。我越看越激动,书里的饮食建议、运动经验成了我的抗癌康复指导。除此之外,我还学会了许多肺癌知识,这些都给予我更多的抗癌信心。


三.半年后发现肺癌脑转移,生命再度受到威胁


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抗癌信念,被半年后的复查结果赶走的无影无踪,我怎么都没有想到迎接我的是肺癌脑转移的噩耗!医生告诉我癌细胞跑到脑子里面去了,这个治疗难度比较大。一旦脑转移了,患者的生命周期将被缩短,脑转移治疗预后也很糟糕,容易出现记忆力下降等不良反应。确诊肺癌复发转移后的那天晚上,我看着餐桌对面的丈夫,怎么也吃不下饭,看着看着就掉下眼泪,完全听不进去丈夫安慰我的话。


我转辗到解放军总医院伽马刀中心,做了一次伽马刀,之后我又回到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继续寻找主治医生的帮助,医生查看了我的报告,告知我是EGFR阳性患者,让我服用第一代靶向药易瑞沙。2013年8月17号,我吃下第一颗靶向药。


640-1.jpeg
图片来源:摄图网


服用靶向药后我腹泻了几天,常伴着我的是靶向药带来的皮疹,除了皮肤发红以外,也不算太严重,我在中山医院拿了药膏回来对症治疗,同时用了同学给的芦荟胶,皮疹的症状有了缓解,最重要的是我身上的癌细胞得到了控制。


我从没想过肺癌竟然能够轻轻松松通过吃药来治疗,不用化疗也不用放疗,靶向药带来的副作用也在承受的范围内,这是意料之外的喜事,可以不用那么遭罪啦!


四.每天一颗易瑞沙,是我坚持了7年的习惯


从来没有想过,靶向药一吃就是7年。


如果不是要吃药,我几乎要忘记自己是个肺癌患者。每天早晨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空腹一颗易瑞沙,一个小时以后吃早餐,这是我坚持了7年的习惯。每次吃药的时候,我总会怀着感恩的心情,并且给自己一定会健康的,一定会变好的暗示。


7年来,我也曾担心自己会耐药,也会害怕和焦虑。但随着对肺癌知识越来越了解,对肺癌的治疗手段越来越清楚,我的心里就有了一杆秤,尤其是去年11月份肺癌的5种靶向药物大降价并进入医保时,我激动极了,从新一代靶向药的出现,到大幅度降价并进入医保,我不仅看到肺癌的治疗手段越来越多,治疗效果越来越好,更加看到国家政策对肿瘤患者群体的关注和支持,这让我更加从容淡定,也让我对治疗更有信心,让我深切体会到癌症是可以像糖尿病、高血压那样用药物就能控制的。


640-2.jpeg


2013年我自费了半年的易瑞沙,之后我一直受益于中华慈善总会的慈善援助的项目,到现在已经6年多了,甚至连我的主治医生都打趣道:郭红,领药的单子都被你开没啦!


五.7年不耐药的秘诀是我对生活充满希望


在抗癌的日子,我喜欢到处去走走,在世界各地许下生命的愿望。


2013年,我来到埃及,手触金字塔上的砖并许下活过10年的愿望,随后我在埃及遇到了我的第一棵「生命树」。淡黄色的纸张上挺立着一棵绿色的大树,树上有几只灵动的小鸟,这是一张纸草画,当地人告诉我这幅画的名字叫「生命树」。我备受感动,它传达给我生命的力量,我决定买下它后把它挂在客厅最显眼的位置。


2017年,我和原同事踏上了北欧之旅,这次旅行我许下了第二个生命愿望。


640-3.jpeg


2017年3月19日,在我术后5周年庆的日子,我在芬兰看到了极光。一道光在我眼前亮起,绿色的,然后是红色的光,我赶紧对着极光许愿:希望我还可以有N个5年。零下20多度的天气中,我伸出手奋力的摇着同伴的手臂并尖叫着:“天啊,快看,这是极光啊,这是极光!”手指冻僵也阻止不了我按下快门,记录这一刻的大自然美景。


640-4.jpeg


极光大概在那时偷偷记住了我的愿望。


作为一个肺癌中晚期患者,我的生活不是绝望,不是抱怨和恐惧,反而找到了许多乐趣,有机会去尝试更多的自己喜欢做的事和想要做的事。这何尝不是一种幸运呢?分享我的故事给你,我们一起抗癌,我们一起珍惜当下的每一天。


最后,愿所有肺癌患者:有事做、有人爱、有所期待。

本文系作者授权觅健(www.mijian360.com)发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