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三化完成,昨天出院,出了血小板不达标,其他都合格,不过还是要一周两次血项检测,自从化疗后父亲的血管坏的差不多了,父亲说针眼处一直都是隐隐作痛,前两次联合了恩度,导致每天两个手扎两针留置针,然后每天拔,每天扎,最少7天,看的真是无比心痛,眼看着日子好过了,得这病,遭这罪,小时候家里穷,父母过得别提多省了,好不容易我跟哥哥都有了各自的小家,日子也比以前好过了,老天爷却给我们出难题,还是处这种非常凶猛的难题。


      从开始的无法接受,到现在彷徨,看着化疗后身体大不如前到父亲,不禁在想是否我不带父母体检,就这样糊糊涂涂的过会更好?活得更轻松没有负担?反而会活得更长,现在家里一直都笼罩在一种不安的氛围中,我现在有空就看相关的案例,包括跟病友及家属聊,希望能得到更多的有用的信息,越看越心凉,本来对免疫还抱了希望,看了探路者分享的数据,心里也是凉半截。


      本来我们免疫效果如何就不知道,现在这样感觉此路不通了,这边医生给出的方案是四化后放疗,我有点担心父亲的身体了,第三次已经非常不难受,我有点抗拒有点担心,有点想是不是现在在做会变成过度治疗,是不是现在能和肿瘤和平相处,可以暂时空窗,好多的纠结好多的不定因素好多的担忧,母亲自从父亲生病后瘦了十多斤,头发突然白了,看到父亲吐的吃不下脸色苍白路也走不了,母亲急哭了,我跟哥哥不敢当着父亲母亲的面哭,自己悄悄抹泪,怕他们看到后心里负担重,从小父亲就是我们家的天,我跟哥哥极怕父亲,一个眼神过来我们声都不敢发,看到铮铮铁汉被病魔折磨成如今的模样,真是无法接受,现在心事只能在这倾诉了,中年人的无奈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