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这里关于周清华的手术,我来分享一下我的经历


我吃易瑞沙八个月,目前的状态应该算比较完美的缓解。什么意思呢?就是本来我的左下肺2.8cm,纵隔转移,颈部淋巴转移,现在CT显示纵隔,颈部都没有了,肺部还有0.5mm的磨玻璃结节。后来我又去做petct,医生说已经完全看不见了,如果这片子不知道是肺癌病人,那么就是普通人,随访就行。

我才40岁,总觉得不能吃着易瑞沙等耐药的发生,所以决定去华西找周清华搏一搏。

去了,给他看了我刚确证时候的片子和现在的片子,他非常轻松的说: 你可以手术,你去年11月发现的时候就可以手术了。

从来应该喜极而泣对不对?可是他这么轻松的态度反而让我有点害怕了。能不能手术这事,当时我遍访上海几个知名的肺癌医生,没有一个医生告诉我可以手术,这么轻松的说可以手术会不会有点草率…     

于是,我告诉了我的主治医生,上海胸科医院的肿瘤内科医生,也是我的同学。这里提一下,我想上海胸科医院应该是全国最知名的肺癌治疗医院了,而他师承陆舜。当时让我老公打的电话,因为我问过他好多次我能不能手术,他都斩钉截铁告诉我没有必要,现在要是让他知道我没有听话去找了周清华,我怕下次被他骂死。

第一个电话打过去,跟他说现在在成都,找了周清华,说能手术,要不要真的试一试。他立马还是说不要!他很忙,我和老公一听心里更加犹豫了。

半个小时之后,他又打电话过来(虽然是认识的医生,但他太忙了,除了我们找他,这八个多月来他从没有主动找过我),再次跟我老公说不要手术,周不是神,你们看到了好的,但是有多少坏的你们知道吗?现在他手里就有在周那手术后复发现在没办法的,真的没有必要。如果真的想做什么,我现在的情况不如做放化疗延长耐药。

  

说到这里,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我想起码他不会害我,如果有机会让我有更完美的结果,他应该会让我去试试,因为我年轻,身体好,现在肿瘤又小,比有些年长的病人肯定更能挨一点,对吧?


今天看到群里某位家属的文章有感而发。我现在放疗12次加化疗一次,除了有点怀孕(闻道油烟味有点恶心,但吃的下,吃的还挺多)的感觉,其他一切都好。放化疗也没那么可怕。


再说说我为什么做了一次化疗。其实本来只打算做放疗的,25次,放纵隔。为什么不放肺,因为放肺容易出放射性肺炎,我现在肺里情况还好,可以先不管。但是纵隔一旦发展起来,可能会产生很严重的问题,影响生活质量。但是放疗期间不能吃易瑞沙,可能会引起肺炎,所以加一次化疗不担心转移的问题。这个方案医生说也是冒险的。如果一般人,像我这样吃药效果好的,让我吃药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方案,但是既然我想要更有效的方案,那么就只能冒险一点,试试,起码比手术大动元气好。放疗科的医生说,我对易瑞沙很敏感,但易瑞沙是百分之百会耐药的,产生杂的基因突变。放疗有可能会把全部的癌细胞杀死,还有一丝痊愈的可能。“一丝”,这“一丝”多么的宝贵啊,手术不也是为了一丝希望吗?所以我毫不犹豫的接受了这个方案。


我的经历就是这样,这个病没有对与错,只有选择的好与坏。写出来与大家分享,是为了希望大家能更客观的来分析手术有没有必要,毕竟我还是幸运的,有同学一直陪伴着我并给我起码是他认为比较好的方案。我不知道有没有选错,只能说希望大家都是幸运的,生活质量有保障的过完剩下的日子。


本文系作者授权觅健(www.mijian360.com)发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