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2015年11月查出肺腺癌4期a,当时医生告知家人有6个月生存期,准备后事,当时我的精神状态很好。没有明显的得病症状,不咳嗽没有哪里疼痛的感觉,只是出气时咽喉有声音却不难受。治疗选择基因检测,还好有突变,吃了第一代靶向药。吃了14个月有耐药迹象。正赶上第三代靶向药临床招募病人实验当小白鼠,且是最后阶段,因2017年4月泰瑞沙就在中国大陆上市,我是3月27日提供材料签订实验合同的,还好一切顺利。基检测合格,顺利吃上第三代泰瑞沙,一吃吃了二年正。今年即2019年1月感觉腿疼,开始以为腰间盘突出没有及时拍片检查,等到复查周期2月检查知有耐药迹象,开始忙盲试泰瑞沙+凯美钠2个月失败,疼疼加重以致不能走路,上止疼药逐渐由每次一颗加到六颗,感觉生不如死。又出资一万八做抽血基因检测,因活检没办法做,我肺部结节小。还好基因检测报告提供培美曲赛+卡铂能敏感。住院化疗进行了胸脑骨全面检查,直到5月17日才住院开始第一次化疗,岂止今天发文已是五化结束,一切还好疼痛消失,走路如常。化疗的副作用还能接受。只是从此要21天一周期做培美曲赛单药维持,直至耐药。我要说的是对于得了晚期肺癌的我又幸运又不幸,幸运的是每个结点我有对症的药,延长了我的生命,不幸的是向来健康向上的我怎没感觉难受就猛然得这么重的病,却余生就要一直来来回回与家和医院之间度过,好凄凉好没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