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老婆得病才来这里的一路走来很辛苦,金钱和精神双重折磨使我变的成另外一个人,对未来失去了所有希望,因为希望到来的时候我已经失去力量,国家对我们底层患者大刀阔斧地进行了淘汰,在手机上面天天望着奥拉帕尼发呆,人家过年欢天喜地,我初二就带老婆打升白针,初四又加倍打,为初八化疗需要的白细胞做储备,昨天带老婆来到省城,又住进了熟悉病房,做着周而复始的检查,无奈地等待命运的惩罚!老婆以前经常说她是猫,有九条命,我记得已经救过她5条命了,前天我问她还有几条命,她说不多了,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死在她前面,如果老天可怜我就把我多余的生命给她吧!我如果没有她生命也没有用处了,行尸走肉般的在这个世界上不是我想要生活!但愿这次化疗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