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化疗暂时告个别,双肺肿瘤变大,“耐药”这个敏感的词语再次刺痛了我。一向坚强如我,乐观如我,突然觉得无路可走了,被放弃了,每天都在努力活着,可是这么难,一次次打击。每到这个时候,就觉得谁能抱抱我,很无助很丧的感觉,然后跟最好的朋友诉苦告诉他们每年看看我抱抱我,未来艰险莫测,我不知道自己还能走多远。下一秒又告诉自己还有很多办法,困难只是暂时的。

从未觉得死亡离自己如此之近,直到与癌沾边,我们痛苦挣扎,我们从未放弃,可是走着走着就散了,很多战友会掉队。一直不喜欢太多关于它怎么痛苦,怎么难熬的话题,我们都一样,大同小异的受过这些煎熬,只有在这里才有感同身受这一说。图片


最后让我们放空一切,拥抱自己,我与你们同在,明天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