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当地医院等病理等了10天左右,似乎每天都在等待着医生的宣判,但是没有消息也许就是最好的消息,我和老公每天都抱着美好的幻想,想着如果只是炎症那大家就都虚惊一场,医生也说这么年轻也许只是炎症或者是结核性的胸腔积液。但是打了半个月的针胸腔积液一点也不减少,反而越来越多,经过好几次的排查,不是结核性的也不是炎症,最后医生又抽了少许胸水让我老公送到省肿瘤医院,等待结果又是一周,老公都急疯了,因为每天晚上咳嗽和胸水的原因我只能半躺着睡,2016年12月13日这一天我和老公永世都不会忘记,下午三点多我被老公和爸爸妈妈通知要去北京,当时我并没有多想,当时妈妈只是告诉我去北京在仔细检查一下,也许到了北京孩子还能保住,但是从他们的眼睛里我看出来事情没那么简单。他们每个人眼睛都红红的一直听着在走廊里打电话,妈妈在走廊里嚎啕大哭,我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也不想知道,这一刻我想让自己的脑子放空,因为要坐飞机,医生不得不把我身上的管子拔掉,家里的亲戚朋友都来送我,他们各个泪眼婆娑,但是又不敢守着我流泪,或许是怕敏感的我看穿这一切。晚上11点我们到了北京,12月份的北京西北风吹在脸上像刀子一样刺脸,到了北京大姑已经在机场等候我们,回到了住处,老公又匆匆忙忙赶去301医院去挂号,从发病到现在,老公一直不离不弃的陪伴着我,我对老公说我的病是不很重,如果治不了就不要治了,我不想拖累任何人,老公一直很淡定的安慰我,殊不知他自己内心里承受力我多大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