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患癌症,无法与其他人言说,没患病的人听不懂也不理解,唯有有相同经历的人才会感同身受,才能聊到一起,前天我参加了觅健在厦门举办的肺癌宣教活动,当身边坐满了很多肺癌患者,我突然感觉一种温暖,这就是同病相怜的感觉,感觉不孤单了,因为患病以后社会上除了你特殊,其他人都正常,你想诉说也缺乏对向和情感反馈,唯独在这种周围都是同样病患的时候,你才觉得自己很普通,患病很平常,你也不是特别运气不好,同病相怜这个词我第一次理解了,看到周围大爷大妈有的都患癌五年了,还精气神很好,我自己都感动的不行。
再说我爸,胸膜反应以后,他自己也被吓到了,接下来几天都呆在病房里面,监护机器第二天撤掉了,他一直问我医生为什么不给他吃药,打针或者输液,怎么要做这么多检查,我就一直反复编造各种理由,比如大医院规范啊,西医是一个科学体系啊,一切治疗都建立在数据的基础上啊,医生都是像流水线一样啊,未来西医医生都会变成机器人啊,只要充分检查,电脑都会自动开药方做手术啊,我说你是在乡下小诊所,医生早都给你吃无数药了,大医院负责啊之类的,我爸也就被我哄着各种检查都做了,慢慢也就认为西医就是这样治病的这个事,只是觉得西医诊断太慢了,说不如中医搭脉看个气色就能开方子。
等待中,已经过了一个礼拜,胸水因为两次穿刺抽调不少,从8变成4厘米,我爸感觉舒服多了,也没有说要插管抽,就这样等结果。
等结果这段时间真是难受,我从对肺癌一窍不通,开始没事就查资料,各种检查报告我都能从医院app看到,于是每个指标啥意思,高了低了都是啥造成的,慢慢弄明白了,越看越感觉不好 估计好糟糕,一边希望早点活检结果出来,一边又害怕结果不好,脑子里面找到不好的,就去搜反例,来找安慰寄托,比如某个指数高也不一定是肿瘤引起的之类,有点自欺欺人,但起码心里舒服。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