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EGFR突变,正在服用易瑞沙、特罗凯、凯美纳或者伊瑞可的肺癌患者,能不能吃二甲双胍?最近不少觅友纷纷向我提出了这个问题?

能不能当吃胍群众呢?这是个问题

2.jpg

关于这些问题,统一答复如下:

1,是有正式的研究的,结果发表在2018ASCO,结论是:二甲双胍和一或二代EGFR-TKI联用的疗效好于单独使用EGFR-TKI

2,最突出的表现就是:二甲双胍和EGFR-TKI联合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13.1个月,中位总生存期为31.7个月,显著高于单用EGFR-TKI(中位无进展生存期9.9个月,中位总生存期为17.5个月)

3,这个研究确实还是II期临床

以上都是网络上可以公开找到的数据

那么陈医生是怎么看的呢?

1,关于透支T细胞:吃二甲双胍的糖尿病人很多,吃的时间比肺癌病人长得多了,陈医生在十多年的工作经历中暂时没有发现T细胞功能减退的现象。另外,一代靶向药EGFR-TKI平均的有效时间也就十多个月,就这么一年左右的时间,你觉得二甲双胍能透支多少T细胞的功能呢?T细胞不是那么弱的。大家连化疗都不怕,就不要担心二甲双胍对T细胞的“透支”了。

2,关于II期临床:新药上市,老药新用法都要通过临床试验,才可以官宣的。没有官宣之前,陈医生也不能以医生的身份正式告诉你可以吃,或者不可以吃。但老药新用比纯新药的研发的应用要安全很多。

3,吃二甲双胍会不会导致体重减轻?

关于这点,陈医生也很期待

微信图片_20180809210140.jpg

无糖尿病、无肥胖、没有胰岛素抵抗的人群,二甲双胍的减重效果太弱且不确切。但如果有持续的消化道反应导致腹泻,可能会导致体重下降。这个可以通过改用缓释片尝试避免。

明天有个肺癌的会议,如果有时间赶过去,会见到一位13年前有个几面之缘的知名学者。以下图文怀旧一下,也感慨一下社会主义的优越性。资本主义的人还是那么瘦,社会主义的人已经营养过剩了。

微信图片_20180809212219.jpg

xiao.PNG

微信图片_20180809211649.jpg

微信图片_20180809211657.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