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的七月,父亲确诊肺癌至今,每一天都在伤心,痛苦中度过,虽然在他面前从不表现,虽然自己同样是慢性重症患者,但起码有药可稳定。之后的每个月化疗,住院,复查,直到上个月结束大疗程空窗,历时九个月,没有经历过的永远无法体会,每个月复诊时等待结果的那种煎熬,渴望早一分钟得到结果,又怕看到诊断单上的那对比之前结果几个意味着耐药,复发字样。而每一天都怕稍有不慎出现任何症状,每天战战剋剋,如履薄冰。希望体感能一直没不适,希望空窗久点,再久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