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肠癌晚期,经历和记录(20200908)

子叶在子叶在2020-09-08 10:02:15131阅读


2020.08.02(21时)


今晚我家突然来了很多人,各种亲戚,亲人,我爸的朋友。

我有点惊呆。

在大家的认知里,估计是觉得我妈病情恶化之类的,来看一看,关心一下。

但不知怎的总感觉这种所谓的关心怪怪的,至少在我看来是。


我特别害怕我妈看到这个阵势还以为自己不行了。

我爸也是,他自己不太懂,常常传递的讯息也是很悲观或者负面。这点我特别不喜欢。

有些亲戚朋友的关心,是来我家做饭做菜,会隔三差五来我家看望我妈,会把关心落到实处。

但有些亲戚朋友的关心,是为了满足自己所谓的情面和体面,或者以关心之名,乱给建议,施舍同情。


去年刚确诊时,有人建议不要化疗,因为村里谁谁谁化疗后马上死了;

有人建议去吃中药,他认识一个神医;

有人说化疗太痛苦,千万不要化疗。。。。

诸如此类的建议,真的很多。


好在自己读过书,有查资料的能力,有自己的判断和立场。不然,那些从我妈确诊后四面八方乱丢过来的所谓建议,我如果真的听了照做了,后果不堪设想。

(好吧我现在心情有点down,但是告诉自己要保持理智相信未来,不要被这些无谓的事情影响到。洗完澡后回来更)



2020.08.03(13时)


很多人以为一场生病只是一场金钱和恶魔,或者人与恶魔之间的抗争。

其实一场疾病可以照见很多原生家庭的矛盾、甚至照见人心与人性。

家庭地位的变动,家庭秩序被打乱,每个人看似在努力维持正常的生活形态,但是也常常因为一句话,一点小事吵起来。


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命最苦,所以家里氛围紧张,矛盾一触即发。

但是这些事情,放在生病以前是不会拿起来吵的。


我和我爸在我妈生病后已经不知道吵了多少次,每次都是一些非常微小的事情。

我特别累。


早上我又跟他吵了一次。或许你无法想象我们是如何因为一碗粿条,一碗昨天剩余的五红汤吵得歇斯底里。


我妈总是让我算了,说我们是父子,各自让几句。但我想了想,也只有父子吧,才会因为这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吵得不可开交。

世界上最莫名其妙的组合应该是父子,潜意识里我们是爱彼此的,但是永远有着无法调和的矛盾。我甚至无法想象,假如有一天我妈不在了,失去她这个“润滑剂”,我们父子又该如何相处呢。


他敏感,强势,追求完美,勤俭,严格,我在他眼里懦弱,不成熟,一事无成,差劲。

然后我在反抗他,避免成为他那样的人的同时,又发现自己年岁渐长后慢慢变得跟他一样,身上同样的缺点暴露无遗。


我记得马薇薇在接受易立竞采访的时候也讲过这样的事情,她在拒绝父亲的同时,却也变成跟父亲一样的人。

易立竞说这是基因的力量。



我不知道。

但仿佛我就是他,他就是以后步入中年的我。


(16时)


下午严重意识到自己今天的状态不对,做什么事都控制不住发呆。路上遇到熟人也没看到,不知道在想什么,别人叫我了才反应过来。

反应很钝,魂不守舍。做事也是乱七八糟没有前后联系。

这是怎么了,我要赶紧调整过来!



2020.08.04(13时)


最难的时刻我已经自己走过来了,现在内心都是平静和接受。偶尔会羡慕一些同龄人,在升职加薪,在自由地奋斗。

潮汕老一辈很喜欢用“命”来解释很多事情。

生在哪里,死在何处,万般皆是命。


我妈活了大半辈子,很少感冒发烧,更别说生什么病了。每晚十一点睡觉,饮食也健康正常。

正是因为这样,我们才掉以轻心没有给她买保险。爸爸,姐姐,我都买了,唯独妈妈没有。

直至去年夏天突然一直发烧不退,一确诊就是癌症晚期。

唯一能够溯源的,就是我的外公。


很多年前得了胃癌,做了手术,活了几年之后在60多岁去世。

大舅,二舅,大姨和我妈,唯独她中招了。

每次想起我妈,只有心疼。


和大多数潮汕妈妈一样,一生埋进了这个家庭的琐碎和缝隙。

以前家里很穷,她跟我爸过的是苦日子。

近几年家里的债务还清了,我和姐姐长大了,新房也还没装修,她和我们之间的缘分却摇摇欲坠了。


前半生辛苦,天命之后得了重病。这些让我觉得自己永远亏欠她,想要抓紧弥补和偿还,如果有什么鬼神,我会毫不犹豫想用自己的寿命来换取她的。

这几天她除了吐,一点胃口都没有。早上跟我说她下次不想去化疗了,承受不住。

我只好耐心地跟她解释,她没有再说下去。

因为现在不是放弃的时候。


(23时30分)


因为我妈这几天几乎没吃什么东西,喝水也吐,怕她脱水和营养不足,所以在输液。

今天三瓶,脂肪乳,葡萄糖,氨基酸营养液,从下午三点多到现在。

这会爸爸妈妈奶奶都睡了,我要等我妈这瓶打完,帮她拔针再去睡。


image.png


医生嘱咐这瓶氨基酸不能调快,所以要慢慢打,估计最少要到十二点半。

每晚十一点之后是我一天之中最放松却也最容易乱想的时候。

因为我妈入睡之后,她就能暂时忘掉自己身上所有的不舒服,我也暂时不用担心她突然告诉我自己哪里不舒服。


这片刻的平静,恍惚间让我以为这场重疾好像从来没有在我家降临过。

就医一年多的时间里,每次我带她去广州化疗,住在医院附近的旅馆里,深夜听着她安睡时发出的呼吸声,会兀自心疼和掉泪。

眼前这个曾经在我眼中无所不能的人,从小到大对我特别特别好的人,如今就这样被细碎的痛苦折磨着。


而我除了在生活方方面面尽量让她舒服点,开心点,其他的无能为力。

我总以为自己已经接受了她生病的事实,但有时还是忍不住会想:

如果我早一点警觉起来…

如果我当时放下工作多一点关心她…

如果我当初选择学医…

如果她发现得早,而不是晚期…

如果世界上有第八号当铺…

如果她没有生病…

那么现在这种局面会不会不一样?

又或者,这种无力感也不至于贯穿始终,让我觉得自己对她永远愧疚呢。


image.png


(打完这些文字已经十二点半,外面下雨了。这两天天气应该会凉快点。我不喜欢暑气也不喜欢夏天。夏天对所有病患都特别不友好。我讨厌去年和今年这两个夏天,一个让我妈发烧反复,一个让我妈病情进展。)






相关阅读

更多

参与评论

更多

评论列表

更多
按投票顺序
觅友_I18460A95
看完特别心疼!听医生的,坚持下去,挺过化疗,一切都会好起来!我一直相信我们的病也会和高血压糖尿病一样成为慢性病,而且我们能一直活下去!有很多晚期病人经治疗后能带瘤生存一生!加油吧,你妈妈会好起来的!
举报
2020-09-09 09:24:02
有用(0)
回复(0)
小小呀
生在哪里,死在何处,万般皆是命。我们这边老一辈的人也会这么说
举报
2020-09-08 16:27:34
有用(0)
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