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正在看这篇文章的你,是不是也这么想?身体这疼、那疼马上有不好的预感,极度怀疑复发转移,感觉天都塌了。想去医院检查,又怕事实真如自己所料,徘徊、焦虑、急躁不安......


其实,大可不必这么紧张。一般来说,遵医嘱按时复查,已经很大程度地保障了健康在线。而且,轻度疼痛尚且不提,即使是严重影响到正常生活的重度疼痛,也并非一定由转移所致。


对待癌痛,许多人依然有着错误观念。今天,让我们一起来剖析误区,看看应如何正确对待癌痛,缓解疼痛。


错误观点一 :疼痛是肿瘤复发导致的!


虽然肿瘤转移刺激人体后,会发出“疼痛”的早期信号,但并非所有疼痛都意味着转移,对于一些肿瘤病人来说,你可能真的就只是“颈椎病”或是“腰椎间盘突出”而已。


疼痛 ≠ 肿瘤转移


约 10% 的病人的疼痛不是因为肿瘤的原因导致的,而是和正常人一样,是因为颈椎病、椎间盘突出等非肿瘤原因导致的。


案例

曾经有一位肿瘤病人,一晚上打了 6 支吗啡,仍然控制不住腰腿痛(腰椎也确实有转移),后来考虑是椎间盘突出急性期,经常规的椎间盘治疗后一支吗啡也没有用。


还有一位癌症病人,胸部疼痛 7 个月,无法平躺,看了很多医生,吃了许多止痛药,效果都不好,其实也是因为颈椎病导致,后来经过不到10天的简单治疗,病人疼痛解决。


大家可以想想,连这种剧烈的疼痛都不一定是由肿瘤原因导致的,平时身体上轻微的不舒服,更加不用过度担惊受怕。


但一码归一码,并不是说只要是“不严重”的疼痛就不需要就医,这里强调的是不要频繁地因为相关事项影响心态,毕竟心态也是病情康复过程中很重要的一环。


如果因为疼痛,害怕至极,实在迈不过心里这道坎,害怕至极,或是出现异样的、不正常的疼痛,依然建议就医。


2.jpg

图片来源:摄图网

约15% 的疼痛是肿瘤治疗导致的。比如胸部术后肋间神经痛、腰椎术后腰背痛、比如化疗后周围神经炎、放疗后神经痛等。


其余约75%左右的疼痛才是由肿瘤本身所导致的。 


中晚期转移的肿瘤患者的疼痛


中晚期肿瘤如骨转移、腹膜后转移患者:可能是神经病理性疼痛。即使肿瘤治好了,遭到破坏的神经也无法恢复,这种神经病理性疼痛会持续存在甚至伴随终生。


案例

很多老年带状疱疹病人,疱疹治好了,但疼痛依然存在,甚至会比原来更痛。


这是因为神经修复缓慢或者神经修复紊乱。


神经遭到了破坏,无法恢复和从前一样,所以依旧会疼痛,这种疼痛不是疱疹带来的,而是神经带来的。

长期的疼痛刺激,会导致大脑中枢的敏化。


大脑已记住了这种疼痛并且将其放大。结果就是,即使没有外界的刺激,这种疼痛也仍然存在深深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换言之,就类似于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只不过性质更为严重。


许多患者一味地重视肿瘤的治疗而忽略疼痛,但疼痛的存在会严重影响生活质量,其结果就是在反复的疼痛折磨中长期被负面情绪影响,不仅对康复没有帮助,人也受了罪。


错误观点二 :实在忍不住再用止痛药


按时给药,充分镇痛是世界卫生组织(WHO)一直推广的理念之一。但现在很多患者都在“千方百计的忍,千方百计地少用止痛药”。


对于癌痛,尤其是慢性持续性疼痛,很多没有经历或体验过那种疼痛的人都无法理解,这种痛感可以说是常人所无法忍受的。


病人需要持续应用止痛药物,使血里面的药物浓度达到稳定才能达到控制疼痛的目的,减轻痛苦,提高生活质量。 


有些癌痛病人需要用到阿片类药物(比如吗啡、羟考酮、芬太尼等),而这些药物是有成瘾性的。


实际上,阿片类药物用于癌痛治疗,成瘾性并不高,有统计说一千个癌痛病人还不到一个。 


由于肿瘤病程的进展导致疼痛加重,止痛药的剂量需要增加,加之阿片类药物有耐受性,许多病人吃药越来越多是很正常的,这和成瘾有明显区别。


错误观点三:我对止痛药过敏,不能吃!


临床上,很多病人会说:我一吃曲马多/吗啡/羟考酮,就头晕难受、恶心呕吐,医生说我是过敏。

其实,这并不是过敏,而是阿片药物常见的不良反应:恶心、呕吐、头晕、便秘、排尿困难等。


由于个体差异,人们对药物的敏感性也不同,不良反应因人而异。这种情况下不是不能用药,而是要适当进行预处理。

● 预防性给予止吐、通便药物,等病人适应了,再缓慢减掉;

● 小剂量开始,逐渐追加。 


3.jpg图片来源:摄图网


错误观点四:我的疼痛止不住,你给我开支杜冷丁!


确实,在几十年前药物缺乏的时候,杜冷丁给一部分癌痛病人减少了痛苦。如今,时代进步了,许多人对于癌痛治疗的认识和观念却没有进步。 


 劣势一:用药不方便、效果不持久 


● 杜冷丁口服吸收不规律,只能肌注给药,用药不方便,血药浓度也不稳定,不利于稳定控制疼痛。

● 再加上杜冷丁作用时间很短,只有 2~4 小时,还不如吗啡(4~6 小时)。 


 劣势二:神经毒性大,更易上瘾 


此外,杜冷丁会在体内代谢成为去甲哌替啶,神经毒性较大,反复应用蓄积后会导致神经中毒症状如震颤、抽搐、肌阵挛、癫痫发作。


并且,杜冷丁注射后血液与脑内浓度迅速上升,容易达到引起飘感的高浓度,更容易上瘾。目前早就不推荐杜冷丁用于癌痛治疗,因为现在可用的药物种类多,效果也更好。


错误观点五:用很多止痛药都效果不好,只能痛死!


肿瘤的治疗有手术、放疗、化疗、免疫治疗等,癌痛的治疗除了传统的三阶梯药物治疗之外,

还有很多癌痛治疗方式:

如病人自控镇痛、神经阻滞、神经毁损、持续蛛网膜下腔药物输注镇痛等。


4.jpg


按时用癌痛药治疗,90%以上的癌症病人可以得到缓解,部分病人由于疼痛的消失,使信心增加,得以改善生存质量,延长生命。


错误观点六:放化疗也可以止痛,起效了就不痛了!


确实,放疗、化疗、介入治疗等如果选择好适应证会有止痛的效果,但不是100%有效。  


放、化疗对中晚期肿瘤的平均控制率不超过50%。


化疗对肺癌的有效率最高是60%~70% 左右,对胃癌的有效率仅30%~40%、到了三线药物治疗时甚至10%的有效率都不到。 


放疗对骨转移造成的疼痛有较好的止痛效果,其有效率最高在 70% 左右。而即使放疗能够有效,从制定方案到开始到治疗有效需要半个月左右的时间。  


多学科联合止痛、全程止痛,是目前国内外最为提倡的镇痛方式。只有通过多种方法联合、早期干预,才会起到最佳作用。 


举个例子,对于骨转移病人,在放疗一开始加用止痛药物:

● 若放疗有效,疼痛减轻,则减少乃至停止使用止痛药;

● 若放疗效果不佳则继续用止痛药,这样可以比较好的控制患者疼痛。

早期止痛,对部分因疼痛无法耐受放疗,或食欲睡眠不佳活动减少的病人,还可以达到提高生活质量、更好耐受治疗的目的。


5.jpg

图片来源:摄图网


错误观点七:微创镇痛风险大,会导致截瘫


微创镇痛创伤其实很小,绝大多数晚期病人都可以耐受,但各有适应证和应用条件。 


治疗中毁损的是交感神经不是支配活动的脊神经,导致截瘫等并发症的发生率极低(小于万分之一),术后有一过性低血压降低和腹泻等,对症处理即可。


此方法的治疗有效率可达到 80% 左右,止痛效果好。

解决之道

如何正确对待癌痛,缓解疼痛


了解完以上这些错误的观点后,我们大概知道了要如何正确对待癌痛。

下面总结了这几点供大家参考:


学会科学治疗对癌痛,肯定是三阶梯疗法,这是目前最科学合理的方式,其他的偏方不要过于盲目追随。


关于三阶梯的描述,前面也已经讲到,这里再用通俗的语言表达下:

1、不怎么疼的用非阿片类药

2、比较疼的用弱阿片类药

3、疼的受不了的用强阿片类药


按时给药关于止痛药,应该做的是按时给药,而不是等到疼了才吃。每种药都有它的持续时间:如阿司匹林会持续3-6个小时,而硫酸吗啡会持续12小时。


所以,这也说明了,不是吃了药就会马上不疼的,而且疼了再吃药,就晚了。


学会分散注意力看电视、听音乐、读书、唱歌、聊天、缓慢呼吸等方式分散注意力,缓解癌痛,是非常有效的。


轻松按摩适当的按摩,能改善血液循环,最简单的方式,在癌痛部位平稳的画圈圈,就能有效的缓解癌痛。



感谢您阅读到此

如果觉得对您有用

记得转发给更多需要的人

欢迎大家在文章底部留言

互助君与您一起解锁更多抗癌资讯


责任编辑:肠癌互助君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正版图库



觅友寄语



生命犹如一条船,路途风雨不断,每个人都要有心理准备。